VR —— 看得见的未来

登录《三体》后,汪淼又站在那片辽阔的平原上,面对三体世界诡异的黎明。巨大的金字塔在东方出现,但汪淼立刻发现它不是纣王和墨子的那座金字塔了,它有着哥特式的塔顶,直插凌晨的天空,使他想起了昨天早晨在王府井看到的罗马式教堂,但那座教堂要是放到金字塔旁边,不过是它的一个小门亭而已。他还看到了远方许多显然是干仓的建筑,但形状也都变成了哥特式建筑,尖顶细长,仿佛是大地长出的许多根刺。

《三体1:地球往事》


中国科幻巨著《三体》中地球三体组织使用的炫酷 VR 设备,其身历其境的沉浸式体现,让广大读者大呼过瘾。但 VR 这种东西,曾经看似远在天涯,如今近在咫尺。Magic Leap, Oculus Rift,HTC Vive,三星Gear VR,索尼 PS VR 等等,从创业公司到科技巨头无不觊觎这块美味的蛋糕,纷纷推出自家的 VR 设备。那么,他们究竟是贩卖概念还是真正的 VR 时代已经到来,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 VR 是什么?

想知道 VR 有多炫酷,首先要了解 VR 是个啥? Virtual Reality,中文就是「虚拟现实」。它是 20 世纪 80 年代,美国 VPL 公司创建人拉尼尔(Jaron Lanier)提出的。VR 利用计算机技术模拟出可交互的三维环境称为虚拟环境(即 Virtual Environment,简称 VE),然后再通过外接设备和虚拟环境交互。从而“身未动,心已远”,让人在虚拟环境中,去到任何地方,达到身临其境的感觉。


在未来,也许全世界都由计算机连接,你也不用再佩戴什么 VR 设备就可以在另一个世界里刷怪升级。又或者 VR 设备直接与你的大脑神经相连,你只需要躺在床上就可以在虚拟大陆里旋转跳跃。更说不定,虚拟直接「入侵」现实,人们根本区分不出哪些是虚拟的,哪些是真实的。

当然,这些都是有关 VR 美好最终幻想,要想做到的这种「完全沉浸式体验」,现阶段科技还需要爆炸性的进步,没准得会掀起另一次技术革命什么的。而现在,国内外一众厂商推出的 VR 设备,甚至是《三体》里的场景,其实基本都处于 VR 的初级阶段,大都是用佩戴头盔的方式将现实屏蔽,再去营造一个虚拟世界,所以我们现在讲的是狭义的 VR,可以说是一种较低门槛的尝试,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说今年是 VR 的「元年」。


▼ 你分得清楚 VR 和 AR 吗?

在 VR「元年」谈 VR,有个不得不提的问题就是 VR 和 AR 的区别。两者在未来可能会互相结合,融为一体,但现阶段确实还是泾渭分明,有所不同的。AR—Augmented Reality,即增强现实。AR 技术是一种实时地计算摄影机影像的位置及角度并加上相应图像的技术,这种技术的目标是在屏幕上把虚拟世界套进现实世界并进行互动。这种技术由 1990 年提出。随着随身电子产品运算能力的提升,增强现实技术已经应用的越来越广。跟 VR 技术相同的点是它们都需要虚拟世界的信息,都有实时交互性。虽然 VR 与 AR 的技术有一定的相关性和借鉴性,但他们最大的不同就是 VR 技术是从零开始创造一个虚拟世界,而 AR 是把真实世界信息和虚拟世界信息“无缝”集成的技术。像 Google glass 和微软的 HoloLens 都属于 AR 设备。在「二次元」中,游戏王是 AR 的应用场景,刀剑神域就是 VR 技术。好吧,你不看动画,再举个生活中的例子,在汽车领域广泛应用的 HUD 抬头显示其实就是 AR 的应用。而带着一个傻大黑粗的头盔,手里还拿着一个莫名其妙的棒棒的人,大概就是在玩 VR。



▼ 现在的 VR 好玩吗?

我们可以简单粗暴的把现阶段的VR设备分为两个类别: 尝鲜的手机型 VR 以及高性能的专业型 VR。前者一般售价较低,需要配合手机使用,如暴风魔镜,Google Cardboard,三星 Gear VR 等。这种 VR 设备往往因为成本受限,体验并不友好,更说不上「沉浸式」。首先,手机型 VR 一般就是把手机作为屏幕,然后把屏幕分成两部分显示,去利用左右眼视觉差去营造 3D 效果。这样缺点是屏幕分辨率会减半。所以这种 VR 带来的第一观感就往往就是画面比较粗糙,很不友好。


其次,VR 设备可能会导致眩晕。由于现阶段 VR 技术的优化不足,每一点微小的头部移动和“虚拟视角不移动”都会造成微小的不真实感,再玩一段时间就会累积就和加重眩晕。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内容的缺乏也是导致 VR 难以普及的重要原因。无论是电影还是游戏,现阶段配合 VR 制作的都不多


相比于手机型 VR,更加高端的专业型 VR 的体验就更加友好。利用其自带的高分辨率屏幕解决了「粗糙」的问题,而无论是 HTC Vive 跟 Steam 平台合作,而索尼的 PS VR 又有自家的 PS 平台支持,内容资源自然不用担心。如果,你的身体能够适应 VR 带来的眩晕感,可能阻挡你成为一个 VR 玩家的就只有高昂的售价了。毕竟动不动一部 iPhone 的售价,还是要考虑考虑的。



▼ VR 为什么是资本寒冬中的宠儿?

2015 年全球资本市场迎来寒冬。想想过去一年,有多少风光的互联网公司迅速陨落,又有多少投资人选择收紧钱袋子,就此走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可以说是「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投资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实体经济不振,互联网浪潮降温,资本又该何去何从?现在来看,VR,无人驾驶以及人工智能三个领域已然成为了冉冉升起的新星,逆势而上。

而与无人驾驶以及人工智能相比,又要属 VR 市场最容易落地实现。因为相比于无人驾驶的安全性问题以及人工智能社会伦理方面的隐忧,VR 在技术之外的问题基本没有。只需要老老实实的把技术做好,前途一片光明。而且它的未来的内容以及应用场景实在太多太广。除了游戏,影音领域,沉浸式的身临其境的感觉,在未来的教育、研究、购物、旅游和互动媒体产业,会把用户体验带到新的高度。

科技咨询公司 Digi-Capital 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现实增强和虚拟现实市场获得的投资达到 11 亿美元,甚至超过了 2015 全年。Facebook 的 Oculus、三星的 Gear VR、HTC 的 Vive、索尼的 PS VR,各大科技巨头都纷纷推出自己的 VR设备。国内投身 VR 的厂家也如雨后春笋,从 BAT 到山寨厂,争先恐后的抢夺战机。如果 VR 真的像扎克伯格所说的那样,成为下一个计算平台,那也就不难解释为何大量资本流入 VR 市场,毕竟都是在布局未来。


▼ 现在的 VR 还能怎么玩?


即使在 VR 技术还没那么成熟的今天,VR 设备的用途也没有局限在游戏或影音领域。事实上,VR 设备早已经在军事领域大展拳脚。接近 40 年前,就有英国公司 Plextek 为英口口方开发了一套 VR 训练系统,帮助他们进行模拟实战以及医疗救护训练。现在,UK 的大兵们也与时俱进的带上了 Oculus Rift,在完全身临其境的环境进行逼真的「实战」。

除了英国之外,澳大利亚国防部的国防科技集团(DST)也与 Oculus 公司达成合作,希望通过 VR 这种成本相对较低而且仿真度较高的方式去训练以及教育士兵。


除了军事领域,VR 还可以看房。在中国,有一家提供 VR 看房服务的指挥家(厦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他们采用 Oculus Rift 的 VR 头盔,可以让客户体验到远程看房。看到不同的房型,装修,朝向等等。大大提高了看房及销售卖房的效率。


同样是在视频影音领域,成人小电影可能成为 VR 的一个新的爆发点。网络数据分析公司 SimilarWeb 发布了一份报告,数据显示,2015 年 1 月至 11 月, Oculus 网站大约有 12 万左右的访问量来自 VR 色情网站的推荐,占总流量的 2.7%。成人 VR 小电影好玩的地方在于,由于采用第一人称视角,用户从观众而变成了主演。但是可以想到的是,成人 VR 如果要想有爆发性增长,必须要有不错的体感交互体验,而目前似乎并没有什么现象级的产品。

最后,我们还是按照之前的分类来谈谈购买建议吧。对于尝鲜型的 VR 设备,如 Google Cardboard,暴风魔镜等,由于售价普遍在 100~200 元之间,还是挺便宜的(三星的 Gear VR 稍微贵一点)。如果你想随便感受一下 VR,那就买尝尝鲜吧,毕竟 100 元你买不了吃亏,100 元你买不了上当。但是,还是要提醒的是,这类 VR 普遍用户体验较差,内容较简单。可能你爽完最开始的几分钟后,就会把它放在抽屉了吃灰了。而对于专业型 VR,技术与体验相对成熟,但是内容依然较少。畅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拖了后腿。目前的设备能达到的效果都有限。建议再等一等,等到「第二代」产品,技术进一步成熟,内容也丰富起来,当然最好价格再降一点的时候,也许就是入手的最佳时机了。


ZEALER LAB

Technology stays true here


VR —— 看得见的未来

登录《三体》后,汪淼又站在那片辽阔的平原上,面对三体世界诡异的黎明。巨大的金字塔在东方出现,但汪淼立刻发现它不是纣王和墨子的那座金字塔了,它有着哥特式的塔顶,直插凌晨的天空,使他想起了昨天早晨在王府井看到的罗马式教堂,但那座教堂要是放到金字塔旁边,不过是它的一个小门亭而已。他还看到了远方许多显然是干仓的建筑,但形状也都变成了哥特式建筑,尖顶细长,仿佛是大地长出的许多根刺。

《三体1:地球往事》


中国科幻巨著《三体》中地球三体组织使用的炫酷 VR 设备,其身历其境的沉浸式体现,让广大读者大呼过瘾。但 VR 这种东西,曾经看似远在天涯,如今近在咫尺。Magic Leap, Oculus Rift,HTC Vive,三星Gear VR,索尼 PS VR 等等,从创业公司到科技巨头无不觊觎这块美味的蛋糕,纷纷推出自家的 VR 设备。那么,他们究竟是贩卖概念还是真正的 VR 时代已经到来,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 VR 是什么?

想知道 VR 有多炫酷,首先要了解 VR 是个啥? Virtual Reality,中文就是「虚拟现实」。它是 20 世纪 80 年代,美国 VPL 公司创建人拉尼尔(Jaron Lanier)提出的。VR 利用计算机技术模拟出可交互的三维环境称为虚拟环境(即 Virtual Environment,简称 VE),然后再通过外接设备和虚拟环境交互。从而“身未动,心已远”,让人在虚拟环境中,去到任何地方,达到身临其境的感觉。


在未来,也许全世界都由计算机连接,你也不用再佩戴什么 VR 设备就可以在另一个世界里刷怪升级。又或者 VR 设备直接与你的大脑神经相连,你只需要躺在床上就可以在虚拟大陆里旋转跳跃。更说不定,虚拟直接「入侵」现实,人们根本区分不出哪些是虚拟的,哪些是真实的。

当然,这些都是有关 VR 美好最终幻想,要想做到的这种「完全沉浸式体验」,现阶段科技还需要爆炸性的进步,没准得会掀起另一次技术革命什么的。而现在,国内外一众厂商推出的 VR 设备,甚至是《三体》里的场景,其实基本都处于 VR 的初级阶段,大都是用佩戴头盔的方式将现实屏蔽,再去营造一个虚拟世界,所以我们现在讲的是狭义的 VR,可以说是一种较低门槛的尝试,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说今年是 VR 的「元年」。


▼ 你分得清楚 VR 和 AR 吗?

在 VR「元年」谈 VR,有个不得不提的问题就是 VR 和 AR 的区别。两者在未来可能会互相结合,融为一体,但现阶段确实还是泾渭分明,有所不同的。AR—Augmented Reality,即增强现实。AR 技术是一种实时地计算摄影机影像的位置及角度并加上相应图像的技术,这种技术的目标是在屏幕上把虚拟世界套进现实世界并进行互动。这种技术由 1990 年提出。随着随身电子产品运算能力的提升,增强现实技术已经应用的越来越广。跟 VR 技术相同的点是它们都需要虚拟世界的信息,都有实时交互性。虽然 VR 与 AR 的技术有一定的相关性和借鉴性,但他们最大的不同就是 VR 技术是从零开始创造一个虚拟世界,而 AR 是把真实世界信息和虚拟世界信息“无缝”集成的技术。像 Google glass 和微软的 HoloLens 都属于 AR 设备。在「二次元」中,游戏王是 AR 的应用场景,刀剑神域就是 VR 技术。好吧,你不看动画,再举个生活中的例子,在汽车领域广泛应用的 HUD 抬头显示其实就是 AR 的应用。而带着一个傻大黑粗的头盔,手里还拿着一个莫名其妙的棒棒的人,大概就是在玩 VR。



▼ 现在的 VR 好玩吗?

我们可以简单粗暴的把现阶段的VR设备分为两个类别: 尝鲜的手机型 VR 以及高性能的专业型 VR。前者一般售价较低,需要配合手机使用,如暴风魔镜,Google Cardboard,三星 Gear VR 等。这种 VR 设备往往因为成本受限,体验并不友好,更说不上「沉浸式」。首先,手机型 VR 一般就是把手机作为屏幕,然后把屏幕分成两部分显示,去利用左右眼视觉差去营造 3D 效果。这样缺点是屏幕分辨率会减半。所以这种 VR 带来的第一观感就往往就是画面比较粗糙,很不友好。


其次,VR 设备可能会导致眩晕。由于现阶段 VR 技术的优化不足,每一点微小的头部移动和“虚拟视角不移动”都会造成微小的不真实感,再玩一段时间就会累积就和加重眩晕。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内容的缺乏也是导致 VR 难以普及的重要原因。无论是电影还是游戏,现阶段配合 VR 制作的都不多


相比于手机型 VR,更加高端的专业型 VR 的体验就更加友好。利用其自带的高分辨率屏幕解决了「粗糙」的问题,而无论是 HTC Vive 跟 Steam 平台合作,而索尼的 PS VR 又有自家的 PS 平台支持,内容资源自然不用担心。如果,你的身体能够适应 VR 带来的眩晕感,可能阻挡你成为一个 VR 玩家的就只有高昂的售价了。毕竟动不动一部 iPhone 的售价,还是要考虑考虑的。



▼ VR 为什么是资本寒冬中的宠儿?

2015 年全球资本市场迎来寒冬。想想过去一年,有多少风光的互联网公司迅速陨落,又有多少投资人选择收紧钱袋子,就此走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可以说是「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投资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实体经济不振,互联网浪潮降温,资本又该何去何从?现在来看,VR,无人驾驶以及人工智能三个领域已然成为了冉冉升起的新星,逆势而上。

而与无人驾驶以及人工智能相比,又要属 VR 市场最容易落地实现。因为相比于无人驾驶的安全性问题以及人工智能社会伦理方面的隐忧,VR 在技术之外的问题基本没有。只需要老老实实的把技术做好,前途一片光明。而且它的未来的内容以及应用场景实在太多太广。除了游戏,影音领域,沉浸式的身临其境的感觉,在未来的教育、研究、购物、旅游和互动媒体产业,会把用户体验带到新的高度。

科技咨询公司 Digi-Capital 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现实增强和虚拟现实市场获得的投资达到 11 亿美元,甚至超过了 2015 全年。Facebook 的 Oculus、三星的 Gear VR、HTC 的 Vive、索尼的 PS VR,各大科技巨头都纷纷推出自己的 VR设备。国内投身 VR 的厂家也如雨后春笋,从 BAT 到山寨厂,争先恐后的抢夺战机。如果 VR 真的像扎克伯格所说的那样,成为下一个计算平台,那也就不难解释为何大量资本流入 VR 市场,毕竟都是在布局未来。


▼ 现在的 VR 还能怎么玩?


即使在 VR 技术还没那么成熟的今天,VR 设备的用途也没有局限在游戏或影音领域。事实上,VR 设备早已经在军事领域大展拳脚。接近 40 年前,就有英国公司 Plextek 为英口口方开发了一套 VR 训练系统,帮助他们进行模拟实战以及医疗救护训练。现在,UK 的大兵们也与时俱进的带上了 Oculus Rift,在完全身临其境的环境进行逼真的「实战」。

除了英国之外,澳大利亚国防部的国防科技集团(DST)也与 Oculus 公司达成合作,希望通过 VR 这种成本相对较低而且仿真度较高的方式去训练以及教育士兵。


除了军事领域,VR 还可以看房。在中国,有一家提供 VR 看房服务的指挥家(厦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他们采用 Oculus Rift 的 VR 头盔,可以让客户体验到远程看房。看到不同的房型,装修,朝向等等。大大提高了看房及销售卖房的效率。


同样是在视频影音领域,成人小电影可能成为 VR 的一个新的爆发点。网络数据分析公司 SimilarWeb 发布了一份报告,数据显示,2015 年 1 月至 11 月, Oculus 网站大约有 12 万左右的访问量来自 VR 色情网站的推荐,占总流量的 2.7%。成人 VR 小电影好玩的地方在于,由于采用第一人称视角,用户从观众而变成了主演。但是可以想到的是,成人 VR 如果要想有爆发性增长,必须要有不错的体感交互体验,而目前似乎并没有什么现象级的产品。

最后,我们还是按照之前的分类来谈谈购买建议吧。对于尝鲜型的 VR 设备,如 Google Cardboard,暴风魔镜等,由于售价普遍在 100~200 元之间,还是挺便宜的(三星的 Gear VR 稍微贵一点)。如果你想随便感受一下 VR,那就买尝尝鲜吧,毕竟 100 元你买不了吃亏,100 元你买不了上当。但是,还是要提醒的是,这类 VR 普遍用户体验较差,内容较简单。可能你爽完最开始的几分钟后,就会把它放在抽屉了吃灰了。而对于专业型 VR,技术与体验相对成熟,但是内容依然较少。畅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拖了后腿。目前的设备能达到的效果都有限。建议再等一等,等到「第二代」产品,技术进一步成熟,内容也丰富起来,当然最好价格再降一点的时候,也许就是入手的最佳时机了。


ZEALER LAB

Technology stays true here


VR —— 看得见的未来

登录《三体》后,汪淼又站在那片辽阔的平原上,面对三体世界诡异的黎明。巨大的金字塔在东方出现,但汪淼立刻发现它不是纣王和墨子的那座金字塔了,它有着哥特式的塔顶,直插凌晨的天空,使他想起了昨天早晨在王府井看到的罗马式教堂,但那座教堂要是放到金字塔旁边,不过是它的一个小门亭而已。他还看到了远方许多显然是干仓的建筑,但形状也都变成了哥特式建筑,尖顶细长,仿佛是大地长出的许多根刺。

《三体1:地球往事》


中国科幻巨著《三体》中地球三体组织使用的炫酷 VR 设备,其身历其境的沉浸式体现,让广大读者大呼过瘾。但 VR 这种东西,曾经看似远在天涯,如今近在咫尺。Magic Leap, Oculus Rift,HTC Vive,三星Gear VR,索尼 PS VR 等等,从创业公司到科技巨头无不觊觎这块美味的蛋糕,纷纷推出自家的 VR 设备。那么,他们究竟是贩卖概念还是真正的 VR 时代已经到来,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 VR 是什么?

想知道 VR 有多炫酷,首先要了解 VR 是个啥? Virtual Reality,中文就是「虚拟现实」。它是 20 世纪 80 年代,美国 VPL 公司创建人拉尼尔(Jaron Lanier)提出的。VR 利用计算机技术模拟出可交互的三维环境称为虚拟环境(即 Virtual Environment,简称 VE),然后再通过外接设备和虚拟环境交互。从而“身未动,心已远”,让人在虚拟环境中,去到任何地方,达到身临其境的感觉。


在未来,也许全世界都由计算机连接,你也不用再佩戴什么 VR 设备就可以在另一个世界里刷怪升级。又或者 VR 设备直接与你的大脑神经相连,你只需要躺在床上就可以在虚拟大陆里旋转跳跃。更说不定,虚拟直接「入侵」现实,人们根本区分不出哪些是虚拟的,哪些是真实的。

当然,这些都是有关 VR 美好最终幻想,要想做到的这种「完全沉浸式体验」,现阶段科技还需要爆炸性的进步,没准得会掀起另一次技术革命什么的。而现在,国内外一众厂商推出的 VR 设备,甚至是《三体》里的场景,其实基本都处于 VR 的初级阶段,大都是用佩戴头盔的方式将现实屏蔽,再去营造一个虚拟世界,所以我们现在讲的是狭义的 VR,可以说是一种较低门槛的尝试,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说今年是 VR 的「元年」。


▼ 你分得清楚 VR 和 AR 吗?

在 VR「元年」谈 VR,有个不得不提的问题就是 VR 和 AR 的区别。两者在未来可能会互相结合,融为一体,但现阶段确实还是泾渭分明,有所不同的。AR—Augmented Reality,即增强现实。AR 技术是一种实时地计算摄影机影像的位置及角度并加上相应图像的技术,这种技术的目标是在屏幕上把虚拟世界套进现实世界并进行互动。这种技术由 1990 年提出。随着随身电子产品运算能力的提升,增强现实技术已经应用的越来越广。跟 VR 技术相同的点是它们都需要虚拟世界的信息,都有实时交互性。虽然 VR 与 AR 的技术有一定的相关性和借鉴性,但他们最大的不同就是 VR 技术是从零开始创造一个虚拟世界,而 AR 是把真实世界信息和虚拟世界信息“无缝”集成的技术。像 Google glass 和微软的 HoloLens 都属于 AR 设备。在「二次元」中,游戏王是 AR 的应用场景,刀剑神域就是 VR 技术。好吧,你不看动画,再举个生活中的例子,在汽车领域广泛应用的 HUD 抬头显示其实就是 AR 的应用。而带着一个傻大黑粗的头盔,手里还拿着一个莫名其妙的棒棒的人,大概就是在玩 VR。



▼ 现在的 VR 好玩吗?

我们可以简单粗暴的把现阶段的VR设备分为两个类别: 尝鲜的手机型 VR 以及高性能的专业型 VR。前者一般售价较低,需要配合手机使用,如暴风魔镜,Google Cardboard,三星 Gear VR 等。这种 VR 设备往往因为成本受限,体验并不友好,更说不上「沉浸式」。首先,手机型 VR 一般就是把手机作为屏幕,然后把屏幕分成两部分显示,去利用左右眼视觉差去营造 3D 效果。这样缺点是屏幕分辨率会减半。所以这种 VR 带来的第一观感就往往就是画面比较粗糙,很不友好。


其次,VR 设备可能会导致眩晕。由于现阶段 VR 技术的优化不足,每一点微小的头部移动和“虚拟视角不移动”都会造成微小的不真实感,再玩一段时间就会累积就和加重眩晕。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内容的缺乏也是导致 VR 难以普及的重要原因。无论是电影还是游戏,现阶段配合 VR 制作的都不多


相比于手机型 VR,更加高端的专业型 VR 的体验就更加友好。利用其自带的高分辨率屏幕解决了「粗糙」的问题,而无论是 HTC Vive 跟 Steam 平台合作,而索尼的 PS VR 又有自家的 PS 平台支持,内容资源自然不用担心。如果,你的身体能够适应 VR 带来的眩晕感,可能阻挡你成为一个 VR 玩家的就只有高昂的售价了。毕竟动不动一部 iPhone 的售价,还是要考虑考虑的。



▼ VR 为什么是资本寒冬中的宠儿?

2015 年全球资本市场迎来寒冬。想想过去一年,有多少风光的互联网公司迅速陨落,又有多少投资人选择收紧钱袋子,就此走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可以说是「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投资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实体经济不振,互联网浪潮降温,资本又该何去何从?现在来看,VR,无人驾驶以及人工智能三个领域已然成为了冉冉升起的新星,逆势而上。

而与无人驾驶以及人工智能相比,又要属 VR 市场最容易落地实现。因为相比于无人驾驶的安全性问题以及人工智能社会伦理方面的隐忧,VR 在技术之外的问题基本没有。只需要老老实实的把技术做好,前途一片光明。而且它的未来的内容以及应用场景实在太多太广。除了游戏,影音领域,沉浸式的身临其境的感觉,在未来的教育、研究、购物、旅游和互动媒体产业,会把用户体验带到新的高度。

科技咨询公司 Digi-Capital 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现实增强和虚拟现实市场获得的投资达到 11 亿美元,甚至超过了 2015 全年。Facebook 的 Oculus、三星的 Gear VR、HTC 的 Vive、索尼的 PS VR,各大科技巨头都纷纷推出自己的 VR设备。国内投身 VR 的厂家也如雨后春笋,从 BAT 到山寨厂,争先恐后的抢夺战机。如果 VR 真的像扎克伯格所说的那样,成为下一个计算平台,那也就不难解释为何大量资本流入 VR 市场,毕竟都是在布局未来。


▼ 现在的 VR 还能怎么玩?


即使在 VR 技术还没那么成熟的今天,VR 设备的用途也没有局限在游戏或影音领域。事实上,VR 设备早已经在军事领域大展拳脚。接近 40 年前,就有英国公司 Plextek 为英口口方开发了一套 VR 训练系统,帮助他们进行模拟实战以及医疗救护训练。现在,UK 的大兵们也与时俱进的带上了 Oculus Rift,在完全身临其境的环境进行逼真的「实战」。

除了英国之外,澳大利亚国防部的国防科技集团(DST)也与 Oculus 公司达成合作,希望通过 VR 这种成本相对较低而且仿真度较高的方式去训练以及教育士兵。


除了军事领域,VR 还可以看房。在中国,有一家提供 VR 看房服务的指挥家(厦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他们采用 Oculus Rift 的 VR 头盔,可以让客户体验到远程看房。看到不同的房型,装修,朝向等等。大大提高了看房及销售卖房的效率。


同样是在视频影音领域,成人小电影可能成为 VR 的一个新的爆发点。网络数据分析公司 SimilarWeb 发布了一份报告,数据显示,2015 年 1 月至 11 月, Oculus 网站大约有 12 万左右的访问量来自 VR 色情网站的推荐,占总流量的 2.7%。成人 VR 小电影好玩的地方在于,由于采用第一人称视角,用户从观众而变成了主演。但是可以想到的是,成人 VR 如果要想有爆发性增长,必须要有不错的体感交互体验,而目前似乎并没有什么现象级的产品。

最后,我们还是按照之前的分类来谈谈购买建议吧。对于尝鲜型的 VR 设备,如 Google Cardboard,暴风魔镜等,由于售价普遍在 100~200 元之间,还是挺便宜的(三星的 Gear VR 稍微贵一点)。如果你想随便感受一下 VR,那就买尝尝鲜吧,毕竟 100 元你买不了吃亏,100 元你买不了上当。但是,还是要提醒的是,这类 VR 普遍用户体验较差,内容较简单。可能你爽完最开始的几分钟后,就会把它放在抽屉了吃灰了。而对于专业型 VR,技术与体验相对成熟,但是内容依然较少。畅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拖了后腿。目前的设备能达到的效果都有限。建议再等一等,等到「第二代」产品,技术进一步成熟,内容也丰富起来,当然最好价格再降一点的时候,也许就是入手的最佳时机了。


ZEALER LAB

Technology stays true here


VR —— 看得见的未来

登录《三体》后,汪淼又站在那片辽阔的平原上,面对三体世界诡异的黎明。巨大的金字塔在东方出现,但汪淼立刻发现它不是纣王和墨子的那座金字塔了,它有着哥特式的塔顶,直插凌晨的天空,使他想起了昨天早晨在王府井看到的罗马式教堂,但那座教堂要是放到金字塔旁边,不过是它的一个小门亭而已。他还看到了远方许多显然是干仓的建筑,但形状也都变成了哥特式建筑,尖顶细长,仿佛是大地长出的许多根刺。

《三体1:地球往事》


中国科幻巨著《三体》中地球三体组织使用的炫酷 VR 设备,其身历其境的沉浸式体现,让广大读者大呼过瘾。但 VR 这种东西,曾经看似远在天涯,如今近在咫尺。Magic Leap, Oculus Rift,HTC Vive,三星Gear VR,索尼 PS VR 等等,从创业公司到科技巨头无不觊觎这块美味的蛋糕,纷纷推出自家的 VR 设备。那么,他们究竟是贩卖概念还是真正的 VR 时代已经到来,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 VR 是什么?

想知道 VR 有多炫酷,首先要了解 VR 是个啥? Virtual Reality,中文就是「虚拟现实」。它是 20 世纪 80 年代,美国 VPL 公司创建人拉尼尔(Jaron Lanier)提出的。VR 利用计算机技术模拟出可交互的三维环境称为虚拟环境(即 Virtual Environment,简称 VE),然后再通过外接设备和虚拟环境交互。从而“身未动,心已远”,让人在虚拟环境中,去到任何地方,达到身临其境的感觉。


在未来,也许全世界都由计算机连接,你也不用再佩戴什么 VR 设备就可以在另一个世界里刷怪升级。又或者 VR 设备直接与你的大脑神经相连,你只需要躺在床上就可以在虚拟大陆里旋转跳跃。更说不定,虚拟直接「入侵」现实,人们根本区分不出哪些是虚拟的,哪些是真实的。

当然,这些都是有关 VR 美好最终幻想,要想做到的这种「完全沉浸式体验」,现阶段科技还需要爆炸性的进步,没准得会掀起另一次技术革命什么的。而现在,国内外一众厂商推出的 VR 设备,甚至是《三体》里的场景,其实基本都处于 VR 的初级阶段,大都是用佩戴头盔的方式将现实屏蔽,再去营造一个虚拟世界,所以我们现在讲的是狭义的 VR,可以说是一种较低门槛的尝试,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说今年是 VR 的「元年」。


▼ 你分得清楚 VR 和 AR 吗?

在 VR「元年」谈 VR,有个不得不提的问题就是 VR 和 AR 的区别。两者在未来可能会互相结合,融为一体,但现阶段确实还是泾渭分明,有所不同的。AR—Augmented Reality,即增强现实。AR 技术是一种实时地计算摄影机影像的位置及角度并加上相应图像的技术,这种技术的目标是在屏幕上把虚拟世界套进现实世界并进行互动。这种技术由 1990 年提出。随着随身电子产品运算能力的提升,增强现实技术已经应用的越来越广。跟 VR 技术相同的点是它们都需要虚拟世界的信息,都有实时交互性。虽然 VR 与 AR 的技术有一定的相关性和借鉴性,但他们最大的不同就是 VR 技术是从零开始创造一个虚拟世界,而 AR 是把真实世界信息和虚拟世界信息“无缝”集成的技术。像 Google glass 和微软的 HoloLens 都属于 AR 设备。在「二次元」中,游戏王是 AR 的应用场景,刀剑神域就是 VR 技术。好吧,你不看动画,再举个生活中的例子,在汽车领域广泛应用的 HUD 抬头显示其实就是 AR 的应用。而带着一个傻大黑粗的头盔,手里还拿着一个莫名其妙的棒棒的人,大概就是在玩 VR。



▼ 现在的 VR 好玩吗?

我们可以简单粗暴的把现阶段的VR设备分为两个类别: 尝鲜的手机型 VR 以及高性能的专业型 VR。前者一般售价较低,需要配合手机使用,如暴风魔镜,Google Cardboard,三星 Gear VR 等。这种 VR 设备往往因为成本受限,体验并不友好,更说不上「沉浸式」。首先,手机型 VR 一般就是把手机作为屏幕,然后把屏幕分成两部分显示,去利用左右眼视觉差去营造 3D 效果。这样缺点是屏幕分辨率会减半。所以这种 VR 带来的第一观感就往往就是画面比较粗糙,很不友好。


其次,VR 设备可能会导致眩晕。由于现阶段 VR 技术的优化不足,每一点微小的头部移动和“虚拟视角不移动”都会造成微小的不真实感,再玩一段时间就会累积就和加重眩晕。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内容的缺乏也是导致 VR 难以普及的重要原因。无论是电影还是游戏,现阶段配合 VR 制作的都不多


相比于手机型 VR,更加高端的专业型 VR 的体验就更加友好。利用其自带的高分辨率屏幕解决了「粗糙」的问题,而无论是 HTC Vive 跟 Steam 平台合作,而索尼的 PS VR 又有自家的 PS 平台支持,内容资源自然不用担心。如果,你的身体能够适应 VR 带来的眩晕感,可能阻挡你成为一个 VR 玩家的就只有高昂的售价了。毕竟动不动一部 iPhone 的售价,还是要考虑考虑的。



▼ VR 为什么是资本寒冬中的宠儿?

2015 年全球资本市场迎来寒冬。想想过去一年,有多少风光的互联网公司迅速陨落,又有多少投资人选择收紧钱袋子,就此走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可以说是「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投资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实体经济不振,互联网浪潮降温,资本又该何去何从?现在来看,VR,无人驾驶以及人工智能三个领域已然成为了冉冉升起的新星,逆势而上。

而与无人驾驶以及人工智能相比,又要属 VR 市场最容易落地实现。因为相比于无人驾驶的安全性问题以及人工智能社会伦理方面的隐忧,VR 在技术之外的问题基本没有。只需要老老实实的把技术做好,前途一片光明。而且它的未来的内容以及应用场景实在太多太广。除了游戏,影音领域,沉浸式的身临其境的感觉,在未来的教育、研究、购物、旅游和互动媒体产业,会把用户体验带到新的高度。

科技咨询公司 Digi-Capital 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现实增强和虚拟现实市场获得的投资达到 11 亿美元,甚至超过了 2015 全年。Facebook 的 Oculus、三星的 Gear VR、HTC 的 Vive、索尼的 PS VR,各大科技巨头都纷纷推出自己的 VR设备。国内投身 VR 的厂家也如雨后春笋,从 BAT 到山寨厂,争先恐后的抢夺战机。如果 VR 真的像扎克伯格所说的那样,成为下一个计算平台,那也就不难解释为何大量资本流入 VR 市场,毕竟都是在布局未来。


▼ 现在的 VR 还能怎么玩?


即使在 VR 技术还没那么成熟的今天,VR 设备的用途也没有局限在游戏或影音领域。事实上,VR 设备早已经在军事领域大展拳脚。接近 40 年前,就有英国公司 Plextek 为英口口方开发了一套 VR 训练系统,帮助他们进行模拟实战以及医疗救护训练。现在,UK 的大兵们也与时俱进的带上了 Oculus Rift,在完全身临其境的环境进行逼真的「实战」。

除了英国之外,澳大利亚国防部的国防科技集团(DST)也与 Oculus 公司达成合作,希望通过 VR 这种成本相对较低而且仿真度较高的方式去训练以及教育士兵。


除了军事领域,VR 还可以看房。在中国,有一家提供 VR 看房服务的指挥家(厦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他们采用 Oculus Rift 的 VR 头盔,可以让客户体验到远程看房。看到不同的房型,装修,朝向等等。大大提高了看房及销售卖房的效率。


同样是在视频影音领域,成人小电影可能成为 VR 的一个新的爆发点。网络数据分析公司 SimilarWeb 发布了一份报告,数据显示,2015 年 1 月至 11 月, Oculus 网站大约有 12 万左右的访问量来自 VR 色情网站的推荐,占总流量的 2.7%。成人 VR 小电影好玩的地方在于,由于采用第一人称视角,用户从观众而变成了主演。但是可以想到的是,成人 VR 如果要想有爆发性增长,必须要有不错的体感交互体验,而目前似乎并没有什么现象级的产品。

最后,我们还是按照之前的分类来谈谈购买建议吧。对于尝鲜型的 VR 设备,如 Google Cardboard,暴风魔镜等,由于售价普遍在 100~200 元之间,还是挺便宜的(三星的 Gear VR 稍微贵一点)。如果你想随便感受一下 VR,那就买尝尝鲜吧,毕竟 100 元你买不了吃亏,100 元你买不了上当。但是,还是要提醒的是,这类 VR 普遍用户体验较差,内容较简单。可能你爽完最开始的几分钟后,就会把它放在抽屉了吃灰了。而对于专业型 VR,技术与体验相对成熟,但是内容依然较少。畅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拖了后腿。目前的设备能达到的效果都有限。建议再等一等,等到「第二代」产品,技术进一步成熟,内容也丰富起来,当然最好价格再降一点的时候,也许就是入手的最佳时机了。


ZEALER LAB

Technology stays true here


VR —— 看得见的未来

登录《三体》后,汪淼又站在那片辽阔的平原上,面对三体世界诡异的黎明。巨大的金字塔在东方出现,但汪淼立刻发现它不是纣王和墨子的那座金字塔了,它有着哥特式的塔顶,直插凌晨的天空,使他想起了昨天早晨在王府井看到的罗马式教堂,但那座教堂要是放到金字塔旁边,不过是它的一个小门亭而已。他还看到了远方许多显然是干仓的建筑,但形状也都变成了哥特式建筑,尖顶细长,仿佛是大地长出的许多根刺。

《三体1:地球往事》


中国科幻巨著《三体》中地球三体组织使用的炫酷 VR 设备,其身历其境的沉浸式体现,让广大读者大呼过瘾。但 VR 这种东西,曾经看似远在天涯,如今近在咫尺。Magic Leap, Oculus Rift,HTC Vive,三星Gear VR,索尼 PS VR 等等,从创业公司到科技巨头无不觊觎这块美味的蛋糕,纷纷推出自家的 VR 设备。那么,他们究竟是贩卖概念还是真正的 VR 时代已经到来,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 VR 是什么?

想知道 VR 有多炫酷,首先要了解 VR 是个啥? Virtual Reality,中文就是「虚拟现实」。它是 20 世纪 80 年代,美国 VPL 公司创建人拉尼尔(Jaron Lanier)提出的。VR 利用计算机技术模拟出可交互的三维环境称为虚拟环境(即 Virtual Environment,简称 VE),然后再通过外接设备和虚拟环境交互。从而“身未动,心已远”,让人在虚拟环境中,去到任何地方,达到身临其境的感觉。


在未来,也许全世界都由计算机连接,你也不用再佩戴什么 VR 设备就可以在另一个世界里刷怪升级。又或者 VR 设备直接与你的大脑神经相连,你只需要躺在床上就可以在虚拟大陆里旋转跳跃。更说不定,虚拟直接「入侵」现实,人们根本区分不出哪些是虚拟的,哪些是真实的。

当然,这些都是有关 VR 美好最终幻想,要想做到的这种「完全沉浸式体验」,现阶段科技还需要爆炸性的进步,没准得会掀起另一次技术革命什么的。而现在,国内外一众厂商推出的 VR 设备,甚至是《三体》里的场景,其实基本都处于 VR 的初级阶段,大都是用佩戴头盔的方式将现实屏蔽,再去营造一个虚拟世界,所以我们现在讲的是狭义的 VR,可以说是一种较低门槛的尝试,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说今年是 VR 的「元年」。


▼ 你分得清楚 VR 和 AR 吗?

在 VR「元年」谈 VR,有个不得不提的问题就是 VR 和 AR 的区别。两者在未来可能会互相结合,融为一体,但现阶段确实还是泾渭分明,有所不同的。AR—Augmented Reality,即增强现实。AR 技术是一种实时地计算摄影机影像的位置及角度并加上相应图像的技术,这种技术的目标是在屏幕上把虚拟世界套进现实世界并进行互动。这种技术由 1990 年提出。随着随身电子产品运算能力的提升,增强现实技术已经应用的越来越广。跟 VR 技术相同的点是它们都需要虚拟世界的信息,都有实时交互性。虽然 VR 与 AR 的技术有一定的相关性和借鉴性,但他们最大的不同就是 VR 技术是从零开始创造一个虚拟世界,而 AR 是把真实世界信息和虚拟世界信息“无缝”集成的技术。像 Google glass 和微软的 HoloLens 都属于 AR 设备。在「二次元」中,游戏王是 AR 的应用场景,刀剑神域就是 VR 技术。好吧,你不看动画,再举个生活中的例子,在汽车领域广泛应用的 HUD 抬头显示其实就是 AR 的应用。而带着一个傻大黑粗的头盔,手里还拿着一个莫名其妙的棒棒的人,大概就是在玩 VR。



▼ 现在的 VR 好玩吗?

我们可以简单粗暴的把现阶段的VR设备分为两个类别: 尝鲜的手机型 VR 以及高性能的专业型 VR。前者一般售价较低,需要配合手机使用,如暴风魔镜,Google Cardboard,三星 Gear VR 等。这种 VR 设备往往因为成本受限,体验并不友好,更说不上「沉浸式」。首先,手机型 VR 一般就是把手机作为屏幕,然后把屏幕分成两部分显示,去利用左右眼视觉差去营造 3D 效果。这样缺点是屏幕分辨率会减半。所以这种 VR 带来的第一观感就往往就是画面比较粗糙,很不友好。


其次,VR 设备可能会导致眩晕。由于现阶段 VR 技术的优化不足,每一点微小的头部移动和“虚拟视角不移动”都会造成微小的不真实感,再玩一段时间就会累积就和加重眩晕。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内容的缺乏也是导致 VR 难以普及的重要原因。无论是电影还是游戏,现阶段配合 VR 制作的都不多


相比于手机型 VR,更加高端的专业型 VR 的体验就更加友好。利用其自带的高分辨率屏幕解决了「粗糙」的问题,而无论是 HTC Vive 跟 Steam 平台合作,而索尼的 PS VR 又有自家的 PS 平台支持,内容资源自然不用担心。如果,你的身体能够适应 VR 带来的眩晕感,可能阻挡你成为一个 VR 玩家的就只有高昂的售价了。毕竟动不动一部 iPhone 的售价,还是要考虑考虑的。



▼ VR 为什么是资本寒冬中的宠儿?

2015 年全球资本市场迎来寒冬。想想过去一年,有多少风光的互联网公司迅速陨落,又有多少投资人选择收紧钱袋子,就此走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可以说是「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投资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实体经济不振,互联网浪潮降温,资本又该何去何从?现在来看,VR,无人驾驶以及人工智能三个领域已然成为了冉冉升起的新星,逆势而上。

而与无人驾驶以及人工智能相比,又要属 VR 市场最容易落地实现。因为相比于无人驾驶的安全性问题以及人工智能社会伦理方面的隐忧,VR 在技术之外的问题基本没有。只需要老老实实的把技术做好,前途一片光明。而且它的未来的内容以及应用场景实在太多太广。除了游戏,影音领域,沉浸式的身临其境的感觉,在未来的教育、研究、购物、旅游和互动媒体产业,会把用户体验带到新的高度。

科技咨询公司 Digi-Capital 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现实增强和虚拟现实市场获得的投资达到 11 亿美元,甚至超过了 2015 全年。Facebook 的 Oculus、三星的 Gear VR、HTC 的 Vive、索尼的 PS VR,各大科技巨头都纷纷推出自己的 VR设备。国内投身 VR 的厂家也如雨后春笋,从 BAT 到山寨厂,争先恐后的抢夺战机。如果 VR 真的像扎克伯格所说的那样,成为下一个计算平台,那也就不难解释为何大量资本流入 VR 市场,毕竟都是在布局未来。


▼ 现在的 VR 还能怎么玩?


即使在 VR 技术还没那么成熟的今天,VR 设备的用途也没有局限在游戏或影音领域。事实上,VR 设备早已经在军事领域大展拳脚。接近 40 年前,就有英国公司 Plextek 为英口口方开发了一套 VR 训练系统,帮助他们进行模拟实战以及医疗救护训练。现在,UK 的大兵们也与时俱进的带上了 Oculus Rift,在完全身临其境的环境进行逼真的「实战」。

除了英国之外,澳大利亚国防部的国防科技集团(DST)也与 Oculus 公司达成合作,希望通过 VR 这种成本相对较低而且仿真度较高的方式去训练以及教育士兵。


除了军事领域,VR 还可以看房。在中国,有一家提供 VR 看房服务的指挥家(厦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他们采用 Oculus Rift 的 VR 头盔,可以让客户体验到远程看房。看到不同的房型,装修,朝向等等。大大提高了看房及销售卖房的效率。


同样是在视频影音领域,成人小电影可能成为 VR 的一个新的爆发点。网络数据分析公司 SimilarWeb 发布了一份报告,数据显示,2015 年 1 月至 11 月, Oculus 网站大约有 12 万左右的访问量来自 VR 色情网站的推荐,占总流量的 2.7%。成人 VR 小电影好玩的地方在于,由于采用第一人称视角,用户从观众而变成了主演。但是可以想到的是,成人 VR 如果要想有爆发性增长,必须要有不错的体感交互体验,而目前似乎并没有什么现象级的产品。

最后,我们还是按照之前的分类来谈谈购买建议吧。对于尝鲜型的 VR 设备,如 Google Cardboard,暴风魔镜等,由于售价普遍在 100~200 元之间,还是挺便宜的(三星的 Gear VR 稍微贵一点)。如果你想随便感受一下 VR,那就买尝尝鲜吧,毕竟 100 元你买不了吃亏,100 元你买不了上当。但是,还是要提醒的是,这类 VR 普遍用户体验较差,内容较简单。可能你爽完最开始的几分钟后,就会把它放在抽屉了吃灰了。而对于专业型 VR,技术与体验相对成熟,但是内容依然较少。畅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拖了后腿。目前的设备能达到的效果都有限。建议再等一等,等到「第二代」产品,技术进一步成熟,内容也丰富起来,当然最好价格再降一点的时候,也许就是入手的最佳时机了。


ZEALER LAB

Technology stays true here


VR 已死?这个行业或许本来就不该成为风口

来源:华商韬略(ID:hstl8888)

作者:迟玉德


2016年千万不要跟这些人交朋友:借钱不还的、自称自己有网红潜质的、目前在从事VR创业的!”

这是今年4月份网上流传的一个段子,当时VR(虚拟现实)已经火得失控,谁进入VR了不是新闻,谁没有进才是新闻。用雷军的话讲这是一个“风口级”行业,可这股风还没刮起来就突然停了,把冲进去的人晾在了空中。




当一个22岁的辍学生赚到6亿美金


2012年7月,20岁的游戏爱好者帕尔默•洛基从加州大学辍学,创办了VR公司Oculus。Oculus是拉丁文,意思是“眼睛”,当时VR技术已经发展好多年了,但体验不够好,洛基希望自己设计的VR头盔,能将用户带入一个感觉逼真的虚拟之境。2014年3月,他取得了初步成功——Oculus被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而他本人的身家也暴涨至近6亿美元。




这样一个财富传奇在随后两年不断发酵,并在全球引发了一场VR创业热潮。

科技巨头们首先行动起来。2014年6月,谷歌推出手机端VR眼镜——Cardboard,售价只有9.99美元。此后索尼、HTC、三星等纷纷入局,其中前两者走高端路线,开发与电脑相连的VR头盔——PlayStation VR和HTC Vive,三星则开发与其手机相配套VR头盔——Gear VR。

这些一线巨头之所以投资VR,是因为VR是一项被认为有广泛应用前景的酷炫科技。

比如,它可以让你在游戏中拥有超人的神力。




或者来一场疯狂地战斗。






它还可以让你在家里身临其境地逛商场,买东西,还能试!




它可以让男票们以为女票买内衣的名义“欣赏”商场的模特。




它可以让男生们做得更过分,比如这样……




或者这样……




这两名男生在做什么,请自行脑补。还有更加劲爆的动图,比如岛国推出了VR爱情动作片(头盔+辅助设备),由于画面太污,就不在这里放了。

当然,这么高大上的设备也可以有高大上的用途,比如亲临战争、灾难等新闻现场。






另外,它还可以用来看演唱会、NBA、拳击赛等,而不受场地座位限制。

旅游也是一个热门应用。在本月上映的科幻片《奇异博士》中,奇异博士曾瞬间被至尊魔法师,从尼泊尔的一个寺庙带到喜马拉雅山上,完成空间的乾坤大挪移。而有了VR,每个人都可以实现这种乾坤大挪移,只是感受不到极寒和缺氧。

其他的应用就更多了,比如可以在本地看异地的房子、车子、医生,或者听课,等等。

VR不光能一个人使用,还能跟异地朋友联合使用,共同进入另外一个地方,并在那交谈、绘画、合影,等等。今年4月份,Facebook就在其开发者大会上向外界展示了这种技术,引起不小的轰动。



正因为VR有如此广泛的应用,所以才刺激了市场的想象力,引得各路资本纷纷涌入,其中最疯狂的是中国人。


“2016年是VR元年”


在中国,VR创业来势凶猛,席卷全国,去年这个时候,创业者们高喊“2016年是VR元年”。

VR创业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设备,二是内容。今年春节前后,中国的这两类公司都获得了大笔融资,其中设备类公司的主要融资如下:




可以看到,光是上亿人民币的就有好几家,其中最著名的是暴风科技旗下的“暴风魔镜”。暴风魔镜的第一代产品于2014年9月推出,比谷歌的Cardboard只晚三个月,但其材质和性能却比后者强。暴风科技于2015年3月在A股上市,之后创造了55个涨停板,其股价从7.14元一路蹿升至300.81元,被称为“妖股”,其中“VR”概念起了很大的作用。

内容公司也获得了不少融资,兰亭数字、创幻科技、SightPano的融资都在千万元以上,兰亭数字的融资更是达到3150万元,估值则为2.1亿元。

热潮之下,从未涉足VR的其他公司也杀了进来,动静最大的当属阿里。阿里于3月份成立了VR实验室,在影视和购物两个方向发力,其中影视内容输出到优酷平台,购物方面则是启动了Buy+项目。双十一时,Buy+项目正式发布,这是阿里当时的视频广告。



其他IT大公司也没闲着,华商韬略(微信公众号:hstl8888)梳理如下:

腾讯在2015年12月公布了侧重于游戏方向的VR平台战略,同时开发基于手机端和PC端的VR设备;百度则在其视频频道上线了VR专区。

有手机业务的公司更加积极。乐视发布了侧重影视方向的VR内容生态,小米则于今年1月成立了探索实验室,其首个科研项目就是VR,就连锤子当时都宣布进军VR领域,与上表的诺亦腾合作,并表现得好像很有实力。真正有实力的可能是华为,但华为一直默不作声,急得记者追问其手机负责人余承东,“华为会否推出VR产品?”余承东则回答:“你认为我们会不做吗?”后来华为果然推出了自己的VR眼镜,有些型号的手机还配发类似谷歌Cardboard的简易VR眼镜。

不久,影视及直播公司也参与到这股热潮之中,华谊兄弟启动了实景娱乐项目里的VR游玩项目,光线传媒则宣布2016年将推出自有VR硬件,其总裁王长田则称,已经“默默无名潜心研究”VR及AR(增强现实)三年之久。此外,威锐影业、米粒影业、柠萌影业、追光动画等也都在尝试制作VR短片。社交K歌APP“唱吧”则推出了VR直播。

彼时,有人调侃称:“上市公司离布局VR之间,只差一场发布会!”

由于VR火得太快,而人们又不了解相关情况,于是诞生了大量组织行业交流的业务。一个段子手调侃道:“2016年其实是VR沙龙和VR论坛元年,据说有十家搞活动的公司通过举办各种VR沙龙和论坛卖门票上了新三板。”

风口之下,投资人和创业者言必称“VR”,要不都不好意思跟同行打招呼。于是,有些人刚开了一个线下体验店(相当于游戏厅),就敢声称自己“进军”VR行业了。

当然也有明白的,有评论人就指出,“VR的确是下一代的计算机平台,同时也是一群浮躁创业者的坟墓!”兴冲冲冲进VR领域的创业者没有想到,这句话竟很快变成了现实,“VR元年”还没有展开就结束了。




“资本、整个环境不够好”


VR这股风停得很急,中间几乎没有过渡,一下子就从火山变成了冰山。

转向大体始自5月中旬。当时证监会叫停了上市公司的跨界定增,涉及互联网金融、游戏、影视、VR四个行业,并且叫停了这四个行业的并购重组和再融资,甚至在6月进行过一次重点稽查。

VR风口是被投资而非需求拱起来的,投资方面发生转向,风口自然难以为继,尤其是对于实力较弱的玩家。华商韬略(微信公众号:hstl8888)总结如下:

9月开始,VR公司倒闭、转型、裁员的消息不断见诸媒体,涉及的企业包括暴风魔镜、米多娱乐、众景视界等。10月,曾发布过鹿晗VR演唱会、拿下《我是歌手4》和吴亦凡IP的米多娱乐,更被传出欠薪新闻,其不少前员工向媒体反映,公司拖欠他们半个月到4个月的工资,“整个技术部门从7月到现在所有工资都没发!”

无独有偶,一家叫“众景视界”的VR、AR公司也被曝出欠薪新闻。该公司在4月份曾推出首款产品——AlfaReal,之后就坏消息不断。8月30日,大约30名员工宁可放弃裁员补偿也要离职,只希望公司能把拖欠的工资和五险一金补齐,结果他们等了40天,被坚守在那的20多名同事告知公司经营不下去了,CEO刘俊峰也联系不上了。无奈之下,他们只能选择法律维权,对前公司发起集体仲裁和诉讼。

据报道,众景视界拖欠员工的工资并不多,只有200万元,但新闻标题却被定为“破产清算也不够付”。这个行业的“寒冬”由此可见一斑。

暴风魔镜的处境可能更具有参考价值,这家出身于“妖股”——暴风科技的VR头盔公司在10月20日被曝出裁员新闻,据报道,团队规模从500多人裁减到300人,办公室空了一半。好在其母公司家业大一些,相关善后工作都已处理妥当。

事后,暴风魔镜CEO黄晓杰在接受采访时称,“这次的资本寒冬很冷。”他的老板、暴风科技CEO冯鑫则说,“资本、整个环境不够好。”




以上几家都是VR头盔公司,内容公司的情况也差不多。兰亭数字联合创始人、COO庄继顺9月中旬接受采访时抱怨说,“做起来蛮痛苦的。”他解释,由于公司估值在疯狂时期被炒得过高,导致投资机构“不看产品、不看技术、不看应用,而直接调财务报表,看利润,看流水。”

今年前九个月,兰亭数字的团队从20多人扩张到100多人,庄继顺不知道要如何带领这100多人度过冬天。他在接受采访时悲观地预期,“3年之内,我不认为任何一家VR内容公司可以盈利,这个行业需要经历很长时间的发展。”


“被阉割”的过程


庄继顺没有把VR寒冬的原因归结于证监会的政策,而是认为这个行业本来就不该成为风口。

“今年初的那一波资本太猛了,那都不叫资本助力,完全叫催熟,让中国的VR公司过早扎入了商业化。”“去年(2015),大家把第一波产品拿出来,理论上讲,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得迭代几次,才应该被商业化。可是资本直接把迭代期给阉割掉了。”庄继顺解释。




庄继顺的看法和用户的体验是一致的,即VR还没有成熟到可以大规模普及,它还没有诞生一款像iPhone那样的革命性产品。

VR设备目前以头盔的方式存在,而这个头盔本身就有问题,就很不VR。

VR是英文Virtual Reality的缩写,翻译成中文是“虚拟现实”或“虚拟实境”,其理想状态是为用户营造一种分不清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超真实感受,就像电影《黑客帝国》所展示的那样。

而现在的头盔会给用户带来眩晕感,这种眩晕感比看3D电影要难受得多,好的头盔也只能减少眩晕感,而不能彻底消除。这就导致用户不能长时间体验VR,更不会觉得那跟现实无二。

更何况,硕大的头盔本身就很影响体验。试想,一个人如果戴这么大一个眼镜看正常世界,他会觉得自己正常吗?有评论人士则干脆指出,头盔就是VR行业的“大哥大”,而不是“iPhone”。




即便排除这一因素,现在的许多头盔和VR内容,也不是真正的VR。真正的VR是身临其境——沉浸感,用户不但要能360°全景式地看到现场,而且能与现场的人和物交互。

不妨以最近热映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打比方,该片是李安用120帧制式拍摄的3D电影,比传统24帧制式的3D影片现场感更强,感觉影片中的人物就在自己眼前。而若用VR全景式拍摄,则那些人物不是在自己眼前,而是在自己周围,就像身边的人一样,不但能看,还能摸,能交互。

目前,谷歌的Cardboard以及与之类似的稍好一点的手机端VR头盔,因为没有控制器,都无法做到交互,只是一个“半拉子工程”。内容平台就更是如此了,优酷VR频道甚至直接就叫“优酷360°全景”,其他平台也类似,均将“全景”二字作为主要卖点。

现场感和交互性做得最好的是Oculus、索尼和HTC三家的产品,它们都是基于PC端的头盔,都有控制器,上面的Facebook短片就展示了这种交互技术。

不过,资深评论人士仍觉得这远远不够,他们指出,这些交互方式根本就不是人在正常状态下的交互方式,是逆人性的,完全不同于乔布斯发明的用手指操作智能手机的触控式交互。他们认为,在发明更加人性化的交互方式以前,VR很难获得像iPhone那样的普及。

VR行业的另一个大麻烦则是内容供应严重不足。这一方面是因为行业爆发太快,内容供应商还没有准备好,另一方面是因为VR头盔的出货量还没有大到足够吸引人们去制作内容。

11月下旬,HTC发布数据称,自今年2月发售的HTC Vive已经销售了14万台。目前,Oculus还没有给出具体销售数据,一位“了解情况”的业内人士称,远达不到20万台。索尼PlayStation VR的销售情况最好,但最乐观的调研机构也只敢预测说,会卖到260万台。

对于用户而言,缺乏足够吸引人的内容就没有必要购置VR头盔,若想体验进体验店即可。

况且,目前VR头盔的价格也实在太高,阻止了设备普及。以口碑很好的HTC vive为例,其在中国大陆的售价为6888元,而且要配备一台具备强大视频处理能力的电脑主机,而这种主机又得花掉大约7000元。




出货量大的是基于手机端的头盔,即便不考虑体验不佳的因素,这种头盔也有很明显的问题,最大的两个问题是:一、VR视频的体积太大,20分钟的视频,180°视角的动辄过G;二、会导致手机发烫,有研究者称,手机运行VR时比平时发热量要高出3~5倍,在低端机上就更是感觉手机要烧坏了。

综上可见,VR行业目前还没有形成一个良性互动的生态,把这样一个行业标榜为“风口”,实在是言之过早。


“这类项目哪有寒冬,都在抢!”


那么,VR的创业机会是不是就这样过去了呢?

也不是,真正的VR巨头没有撤退的,反而都在加大投入。华商韬略(微信公众号:hstl8888)梳理的资料显示,就在国内频发裁员、欠薪新闻的时候,国外的Facebook、微软、谷歌、索尼、Steam等都推出了新产品,或者举办了开发者大会,其中谷歌推出了VR平台——Daydream。

在国内,连一向鼓吹“风口理论”的小米都在寒冬之后冲了进来,推出两款低价VR眼镜,虽然那还基本上是个玩具,但却证明行业并没有寒冷到许多媒体描绘的程度。事实上,就在这个“寒冬期”,全行业仍然出现了至少22笔融资案,其中至少有8起在国内。另外,在本月的“双十一”中,阿里也热热闹闹地发布了VR购物平台——Buy+。

企业之外,政府也开始参与到VR行业的发展,南昌、福州等地陆续启动VR产业园,一些政府扶植的基金也在慢慢成型,并寻找项目,其在投资时附加条件也不多。

更重要的是,中央高层已经为VR行业的发展确定了正向基调。在9月举办的杭州G20峰会上,习大大说,“以互联网为核心的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蓄势待发,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新技术日新月异,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结合,将给人们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带来革命性变化。

其实,VR行业并没有遇到根本性的困境,也就是没有市场前景,或者市场已经饱和,而是目前的产品没有办法满足市场的需求,另外硬件的价格也没有降到可以普及的程度。总之,就是还没有出现一款像iPhone那样的革命性产品。

不过,对于VR创业者而言,这难道不是机会嘛——解决其中任何一个问题都可以飞黄腾达,谁能发明iPhone,谁就是乔布斯。




李建军是北京中关村技术孵化平台——创客总部的合伙人,他在9月接受采访时说,“其实,大量的钱正在悄悄投入到关键技术和人身上。这类项目哪有寒冬,都在抢!一旦技术成品化,是非常可怕的。”目前,创客总部正在深度孵化室内定位、核心算法、网络传输及传感设备等VR基础技术。

内容领域也出现了令人欣喜的现象,HTC Vive中国负责人汪丛青近日接受采访时称,“现在有5个左右的游戏开发商,月收入超过百万美元。预期很快可以诞生周收入超过百万美元的公司,而在未来两三年内,还会出现日均收入超过百万元的内容公司。”

其实,对于真正的VR创业者而言,目前的局面不但不是寒冬,而且是最好的时代,因为市场已经把虚高的泡沫给挤掉了,使创业成本变低了。今年上半年,当VR概念最热时,一家公司甚至为一个非技术的PR总监开出50万~100万元的年薪,另加期权!这能创业?

引领这波VR创业大潮的是Facebook,Facebook诞生于2004年,在其成立之前的2001年,美国“互联网泡沫”破灭,纳斯达克指数从5133点暴跌至1108点,可是之后谷歌、苹果和Facebook都越做越大,称霸全球。

VR —— 看得见的未来

登录《三体》后,汪淼又站在那片辽阔的平原上,面对三体世界诡异的黎明。巨大的金字塔在东方出现,但汪淼立刻发现它不是纣王和墨子的那座金字塔了,它有着哥特式的塔顶,直插凌晨的天空,使他想起了昨天早晨在王府井看到的罗马式教堂,但那座教堂要是放到金字塔旁边,不过是它的一个小门亭而已。他还看到了远方许多显然是干仓的建筑,但形状也都变成了哥特式建筑,尖顶细长,仿佛是大地长出的许多根刺。

《三体1:地球往事》


中国科幻巨著《三体》中地球三体组织使用的炫酷 VR 设备,其身历其境的沉浸式体现,让广大读者大呼过瘾。但 VR 这种东西,曾经看似远在天涯,如今近在咫尺。Magic Leap, Oculus Rift,HTC Vive,三星Gear VR,索尼 PS VR 等等,从创业公司到科技巨头无不觊觎这块美味的蛋糕,纷纷推出自家的 VR 设备。那么,他们究竟是贩卖概念还是真正的 VR 时代已经到来,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 VR 是什么?

想知道 VR 有多炫酷,首先要了解 VR 是个啥? Virtual Reality,中文就是「虚拟现实」。它是 20 世纪 80 年代,美国 VPL 公司创建人拉尼尔(Jaron Lanier)提出的。VR 利用计算机技术模拟出可交互的三维环境称为虚拟环境(即 Virtual Environment,简称 VE),然后再通过外接设备和虚拟环境交互。从而“身未动,心已远”,让人在虚拟环境中,去到任何地方,达到身临其境的感觉。


在未来,也许全世界都由计算机连接,你也不用再佩戴什么 VR 设备就可以在另一个世界里刷怪升级。又或者 VR 设备直接与你的大脑神经相连,你只需要躺在床上就可以在虚拟大陆里旋转跳跃。更说不定,虚拟直接「入侵」现实,人们根本区分不出哪些是虚拟的,哪些是真实的。

当然,这些都是有关 VR 美好最终幻想,要想做到的这种「完全沉浸式体验」,现阶段科技还需要爆炸性的进步,没准得会掀起另一次技术革命什么的。而现在,国内外一众厂商推出的 VR 设备,甚至是《三体》里的场景,其实基本都处于 VR 的初级阶段,大都是用佩戴头盔的方式将现实屏蔽,再去营造一个虚拟世界,所以我们现在讲的是狭义的 VR,可以说是一种较低门槛的尝试,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说今年是 VR 的「元年」。


▼ 你分得清楚 VR 和 AR 吗?

在 VR「元年」谈 VR,有个不得不提的问题就是 VR 和 AR 的区别。两者在未来可能会互相结合,融为一体,但现阶段确实还是泾渭分明,有所不同的。AR—Augmented Reality,即增强现实。AR 技术是一种实时地计算摄影机影像的位置及角度并加上相应图像的技术,这种技术的目标是在屏幕上把虚拟世界套进现实世界并进行互动。这种技术由 1990 年提出。随着随身电子产品运算能力的提升,增强现实技术已经应用的越来越广。跟 VR 技术相同的点是它们都需要虚拟世界的信息,都有实时交互性。虽然 VR 与 AR 的技术有一定的相关性和借鉴性,但他们最大的不同就是 VR 技术是从零开始创造一个虚拟世界,而 AR 是把真实世界信息和虚拟世界信息“无缝”集成的技术。像 Google glass 和微软的 HoloLens 都属于 AR 设备。在「二次元」中,游戏王是 AR 的应用场景,刀剑神域就是 VR 技术。好吧,你不看动画,再举个生活中的例子,在汽车领域广泛应用的 HUD 抬头显示其实就是 AR 的应用。而带着一个傻大黑粗的头盔,手里还拿着一个莫名其妙的棒棒的人,大概就是在玩 VR。



▼ 现在的 VR 好玩吗?

我们可以简单粗暴的把现阶段的VR设备分为两个类别: 尝鲜的手机型 VR 以及高性能的专业型 VR。前者一般售价较低,需要配合手机使用,如暴风魔镜,Google Cardboard,三星 Gear VR 等。这种 VR 设备往往因为成本受限,体验并不友好,更说不上「沉浸式」。首先,手机型 VR 一般就是把手机作为屏幕,然后把屏幕分成两部分显示,去利用左右眼视觉差去营造 3D 效果。这样缺点是屏幕分辨率会减半。所以这种 VR 带来的第一观感就往往就是画面比较粗糙,很不友好。


其次,VR 设备可能会导致眩晕。由于现阶段 VR 技术的优化不足,每一点微小的头部移动和“虚拟视角不移动”都会造成微小的不真实感,再玩一段时间就会累积就和加重眩晕。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内容的缺乏也是导致 VR 难以普及的重要原因。无论是电影还是游戏,现阶段配合 VR 制作的都不多


相比于手机型 VR,更加高端的专业型 VR 的体验就更加友好。利用其自带的高分辨率屏幕解决了「粗糙」的问题,而无论是 HTC Vive 跟 Steam 平台合作,而索尼的 PS VR 又有自家的 PS 平台支持,内容资源自然不用担心。如果,你的身体能够适应 VR 带来的眩晕感,可能阻挡你成为一个 VR 玩家的就只有高昂的售价了。毕竟动不动一部 iPhone 的售价,还是要考虑考虑的。



▼ VR 为什么是资本寒冬中的宠儿?

2015 年全球资本市场迎来寒冬。想想过去一年,有多少风光的互联网公司迅速陨落,又有多少投资人选择收紧钱袋子,就此走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可以说是「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投资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实体经济不振,互联网浪潮降温,资本又该何去何从?现在来看,VR,无人驾驶以及人工智能三个领域已然成为了冉冉升起的新星,逆势而上。

而与无人驾驶以及人工智能相比,又要属 VR 市场最容易落地实现。因为相比于无人驾驶的安全性问题以及人工智能社会伦理方面的隐忧,VR 在技术之外的问题基本没有。只需要老老实实的把技术做好,前途一片光明。而且它的未来的内容以及应用场景实在太多太广。除了游戏,影音领域,沉浸式的身临其境的感觉,在未来的教育、研究、购物、旅游和互动媒体产业,会把用户体验带到新的高度。

科技咨询公司 Digi-Capital 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现实增强和虚拟现实市场获得的投资达到 11 亿美元,甚至超过了 2015 全年。Facebook 的 Oculus、三星的 Gear VR、HTC 的 Vive、索尼的 PS VR,各大科技巨头都纷纷推出自己的 VR设备。国内投身 VR 的厂家也如雨后春笋,从 BAT 到山寨厂,争先恐后的抢夺战机。如果 VR 真的像扎克伯格所说的那样,成为下一个计算平台,那也就不难解释为何大量资本流入 VR 市场,毕竟都是在布局未来。


▼ 现在的 VR 还能怎么玩?


即使在 VR 技术还没那么成熟的今天,VR 设备的用途也没有局限在游戏或影音领域。事实上,VR 设备早已经在军事领域大展拳脚。接近 40 年前,就有英国公司 Plextek 为英口口方开发了一套 VR 训练系统,帮助他们进行模拟实战以及医疗救护训练。现在,UK 的大兵们也与时俱进的带上了 Oculus Rift,在完全身临其境的环境进行逼真的「实战」。

除了英国之外,澳大利亚国防部的国防科技集团(DST)也与 Oculus 公司达成合作,希望通过 VR 这种成本相对较低而且仿真度较高的方式去训练以及教育士兵。


除了军事领域,VR 还可以看房。在中国,有一家提供 VR 看房服务的指挥家(厦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他们采用 Oculus Rift 的 VR 头盔,可以让客户体验到远程看房。看到不同的房型,装修,朝向等等。大大提高了看房及销售卖房的效率。


同样是在视频影音领域,成人小电影可能成为 VR 的一个新的爆发点。网络数据分析公司 SimilarWeb 发布了一份报告,数据显示,2015 年 1 月至 11 月, Oculus 网站大约有 12 万左右的访问量来自 VR 色情网站的推荐,占总流量的 2.7%。成人 VR 小电影好玩的地方在于,由于采用第一人称视角,用户从观众而变成了主演。但是可以想到的是,成人 VR 如果要想有爆发性增长,必须要有不错的体感交互体验,而目前似乎并没有什么现象级的产品。

最后,我们还是按照之前的分类来谈谈购买建议吧。对于尝鲜型的 VR 设备,如 Google Cardboard,暴风魔镜等,由于售价普遍在 100~200 元之间,还是挺便宜的(三星的 Gear VR 稍微贵一点)。如果你想随便感受一下 VR,那就买尝尝鲜吧,毕竟 100 元你买不了吃亏,100 元你买不了上当。但是,还是要提醒的是,这类 VR 普遍用户体验较差,内容较简单。可能你爽完最开始的几分钟后,就会把它放在抽屉了吃灰了。而对于专业型 VR,技术与体验相对成熟,但是内容依然较少。畅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拖了后腿。目前的设备能达到的效果都有限。建议再等一等,等到「第二代」产品,技术进一步成熟,内容也丰富起来,当然最好价格再降一点的时候,也许就是入手的最佳时机了。


ZEALER LAB

Technology stays true here


VR 已死?这个行业或许本来就不该成为风口

来源:华商韬略(ID:hstl8888)

作者:迟玉德


2016年千万不要跟这些人交朋友:借钱不还的、自称自己有网红潜质的、目前在从事VR创业的!”

这是今年4月份网上流传的一个段子,当时VR(虚拟现实)已经火得失控,谁进入VR了不是新闻,谁没有进才是新闻。用雷军的话讲这是一个“风口级”行业,可这股风还没刮起来就突然停了,把冲进去的人晾在了空中。




当一个22岁的辍学生赚到6亿美金


2012年7月,20岁的游戏爱好者帕尔默•洛基从加州大学辍学,创办了VR公司Oculus。Oculus是拉丁文,意思是“眼睛”,当时VR技术已经发展好多年了,但体验不够好,洛基希望自己设计的VR头盔,能将用户带入一个感觉逼真的虚拟之境。2014年3月,他取得了初步成功——Oculus被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而他本人的身家也暴涨至近6亿美元。




这样一个财富传奇在随后两年不断发酵,并在全球引发了一场VR创业热潮。

科技巨头们首先行动起来。2014年6月,谷歌推出手机端VR眼镜——Cardboard,售价只有9.99美元。此后索尼、HTC、三星等纷纷入局,其中前两者走高端路线,开发与电脑相连的VR头盔——PlayStation VR和HTC Vive,三星则开发与其手机相配套VR头盔——Gear VR。

这些一线巨头之所以投资VR,是因为VR是一项被认为有广泛应用前景的酷炫科技。

比如,它可以让你在游戏中拥有超人的神力。




或者来一场疯狂地战斗。






它还可以让你在家里身临其境地逛商场,买东西,还能试!




它可以让男票们以为女票买内衣的名义“欣赏”商场的模特。




它可以让男生们做得更过分,比如这样……




或者这样……




这两名男生在做什么,请自行脑补。还有更加劲爆的动图,比如岛国推出了VR爱情动作片(头盔+辅助设备),由于画面太污,就不在这里放了。

当然,这么高大上的设备也可以有高大上的用途,比如亲临战争、灾难等新闻现场。






另外,它还可以用来看演唱会、NBA、拳击赛等,而不受场地座位限制。

旅游也是一个热门应用。在本月上映的科幻片《奇异博士》中,奇异博士曾瞬间被至尊魔法师,从尼泊尔的一个寺庙带到喜马拉雅山上,完成空间的乾坤大挪移。而有了VR,每个人都可以实现这种乾坤大挪移,只是感受不到极寒和缺氧。

其他的应用就更多了,比如可以在本地看异地的房子、车子、医生,或者听课,等等。

VR不光能一个人使用,还能跟异地朋友联合使用,共同进入另外一个地方,并在那交谈、绘画、合影,等等。今年4月份,Facebook就在其开发者大会上向外界展示了这种技术,引起不小的轰动。



正因为VR有如此广泛的应用,所以才刺激了市场的想象力,引得各路资本纷纷涌入,其中最疯狂的是中国人。


“2016年是VR元年”


在中国,VR创业来势凶猛,席卷全国,去年这个时候,创业者们高喊“2016年是VR元年”。

VR创业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设备,二是内容。今年春节前后,中国的这两类公司都获得了大笔融资,其中设备类公司的主要融资如下:




可以看到,光是上亿人民币的就有好几家,其中最著名的是暴风科技旗下的“暴风魔镜”。暴风魔镜的第一代产品于2014年9月推出,比谷歌的Cardboard只晚三个月,但其材质和性能却比后者强。暴风科技于2015年3月在A股上市,之后创造了55个涨停板,其股价从7.14元一路蹿升至300.81元,被称为“妖股”,其中“VR”概念起了很大的作用。

内容公司也获得了不少融资,兰亭数字、创幻科技、SightPano的融资都在千万元以上,兰亭数字的融资更是达到3150万元,估值则为2.1亿元。

热潮之下,从未涉足VR的其他公司也杀了进来,动静最大的当属阿里。阿里于3月份成立了VR实验室,在影视和购物两个方向发力,其中影视内容输出到优酷平台,购物方面则是启动了Buy+项目。双十一时,Buy+项目正式发布,这是阿里当时的视频广告。



其他IT大公司也没闲着,华商韬略(微信公众号:hstl8888)梳理如下:

腾讯在2015年12月公布了侧重于游戏方向的VR平台战略,同时开发基于手机端和PC端的VR设备;百度则在其视频频道上线了VR专区。

有手机业务的公司更加积极。乐视发布了侧重影视方向的VR内容生态,小米则于今年1月成立了探索实验室,其首个科研项目就是VR,就连锤子当时都宣布进军VR领域,与上表的诺亦腾合作,并表现得好像很有实力。真正有实力的可能是华为,但华为一直默不作声,急得记者追问其手机负责人余承东,“华为会否推出VR产品?”余承东则回答:“你认为我们会不做吗?”后来华为果然推出了自己的VR眼镜,有些型号的手机还配发类似谷歌Cardboard的简易VR眼镜。

不久,影视及直播公司也参与到这股热潮之中,华谊兄弟启动了实景娱乐项目里的VR游玩项目,光线传媒则宣布2016年将推出自有VR硬件,其总裁王长田则称,已经“默默无名潜心研究”VR及AR(增强现实)三年之久。此外,威锐影业、米粒影业、柠萌影业、追光动画等也都在尝试制作VR短片。社交K歌APP“唱吧”则推出了VR直播。

彼时,有人调侃称:“上市公司离布局VR之间,只差一场发布会!”

由于VR火得太快,而人们又不了解相关情况,于是诞生了大量组织行业交流的业务。一个段子手调侃道:“2016年其实是VR沙龙和VR论坛元年,据说有十家搞活动的公司通过举办各种VR沙龙和论坛卖门票上了新三板。”

风口之下,投资人和创业者言必称“VR”,要不都不好意思跟同行打招呼。于是,有些人刚开了一个线下体验店(相当于游戏厅),就敢声称自己“进军”VR行业了。

当然也有明白的,有评论人就指出,“VR的确是下一代的计算机平台,同时也是一群浮躁创业者的坟墓!”兴冲冲冲进VR领域的创业者没有想到,这句话竟很快变成了现实,“VR元年”还没有展开就结束了。




“资本、整个环境不够好”


VR这股风停得很急,中间几乎没有过渡,一下子就从火山变成了冰山。

转向大体始自5月中旬。当时证监会叫停了上市公司的跨界定增,涉及互联网金融、游戏、影视、VR四个行业,并且叫停了这四个行业的并购重组和再融资,甚至在6月进行过一次重点稽查。

VR风口是被投资而非需求拱起来的,投资方面发生转向,风口自然难以为继,尤其是对于实力较弱的玩家。华商韬略(微信公众号:hstl8888)总结如下:

9月开始,VR公司倒闭、转型、裁员的消息不断见诸媒体,涉及的企业包括暴风魔镜、米多娱乐、众景视界等。10月,曾发布过鹿晗VR演唱会、拿下《我是歌手4》和吴亦凡IP的米多娱乐,更被传出欠薪新闻,其不少前员工向媒体反映,公司拖欠他们半个月到4个月的工资,“整个技术部门从7月到现在所有工资都没发!”

无独有偶,一家叫“众景视界”的VR、AR公司也被曝出欠薪新闻。该公司在4月份曾推出首款产品——AlfaReal,之后就坏消息不断。8月30日,大约30名员工宁可放弃裁员补偿也要离职,只希望公司能把拖欠的工资和五险一金补齐,结果他们等了40天,被坚守在那的20多名同事告知公司经营不下去了,CEO刘俊峰也联系不上了。无奈之下,他们只能选择法律维权,对前公司发起集体仲裁和诉讼。

据报道,众景视界拖欠员工的工资并不多,只有200万元,但新闻标题却被定为“破产清算也不够付”。这个行业的“寒冬”由此可见一斑。

暴风魔镜的处境可能更具有参考价值,这家出身于“妖股”——暴风科技的VR头盔公司在10月20日被曝出裁员新闻,据报道,团队规模从500多人裁减到300人,办公室空了一半。好在其母公司家业大一些,相关善后工作都已处理妥当。

事后,暴风魔镜CEO黄晓杰在接受采访时称,“这次的资本寒冬很冷。”他的老板、暴风科技CEO冯鑫则说,“资本、整个环境不够好。”




以上几家都是VR头盔公司,内容公司的情况也差不多。兰亭数字联合创始人、COO庄继顺9月中旬接受采访时抱怨说,“做起来蛮痛苦的。”他解释,由于公司估值在疯狂时期被炒得过高,导致投资机构“不看产品、不看技术、不看应用,而直接调财务报表,看利润,看流水。”

今年前九个月,兰亭数字的团队从20多人扩张到100多人,庄继顺不知道要如何带领这100多人度过冬天。他在接受采访时悲观地预期,“3年之内,我不认为任何一家VR内容公司可以盈利,这个行业需要经历很长时间的发展。”


“被阉割”的过程


庄继顺没有把VR寒冬的原因归结于证监会的政策,而是认为这个行业本来就不该成为风口。

“今年初的那一波资本太猛了,那都不叫资本助力,完全叫催熟,让中国的VR公司过早扎入了商业化。”“去年(2015),大家把第一波产品拿出来,理论上讲,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得迭代几次,才应该被商业化。可是资本直接把迭代期给阉割掉了。”庄继顺解释。




庄继顺的看法和用户的体验是一致的,即VR还没有成熟到可以大规模普及,它还没有诞生一款像iPhone那样的革命性产品。

VR设备目前以头盔的方式存在,而这个头盔本身就有问题,就很不VR。

VR是英文Virtual Reality的缩写,翻译成中文是“虚拟现实”或“虚拟实境”,其理想状态是为用户营造一种分不清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超真实感受,就像电影《黑客帝国》所展示的那样。

而现在的头盔会给用户带来眩晕感,这种眩晕感比看3D电影要难受得多,好的头盔也只能减少眩晕感,而不能彻底消除。这就导致用户不能长时间体验VR,更不会觉得那跟现实无二。

更何况,硕大的头盔本身就很影响体验。试想,一个人如果戴这么大一个眼镜看正常世界,他会觉得自己正常吗?有评论人士则干脆指出,头盔就是VR行业的“大哥大”,而不是“iPhone”。




即便排除这一因素,现在的许多头盔和VR内容,也不是真正的VR。真正的VR是身临其境——沉浸感,用户不但要能360°全景式地看到现场,而且能与现场的人和物交互。

不妨以最近热映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打比方,该片是李安用120帧制式拍摄的3D电影,比传统24帧制式的3D影片现场感更强,感觉影片中的人物就在自己眼前。而若用VR全景式拍摄,则那些人物不是在自己眼前,而是在自己周围,就像身边的人一样,不但能看,还能摸,能交互。

目前,谷歌的Cardboard以及与之类似的稍好一点的手机端VR头盔,因为没有控制器,都无法做到交互,只是一个“半拉子工程”。内容平台就更是如此了,优酷VR频道甚至直接就叫“优酷360°全景”,其他平台也类似,均将“全景”二字作为主要卖点。

现场感和交互性做得最好的是Oculus、索尼和HTC三家的产品,它们都是基于PC端的头盔,都有控制器,上面的Facebook短片就展示了这种交互技术。

不过,资深评论人士仍觉得这远远不够,他们指出,这些交互方式根本就不是人在正常状态下的交互方式,是逆人性的,完全不同于乔布斯发明的用手指操作智能手机的触控式交互。他们认为,在发明更加人性化的交互方式以前,VR很难获得像iPhone那样的普及。

VR行业的另一个大麻烦则是内容供应严重不足。这一方面是因为行业爆发太快,内容供应商还没有准备好,另一方面是因为VR头盔的出货量还没有大到足够吸引人们去制作内容。

11月下旬,HTC发布数据称,自今年2月发售的HTC Vive已经销售了14万台。目前,Oculus还没有给出具体销售数据,一位“了解情况”的业内人士称,远达不到20万台。索尼PlayStation VR的销售情况最好,但最乐观的调研机构也只敢预测说,会卖到260万台。

对于用户而言,缺乏足够吸引人的内容就没有必要购置VR头盔,若想体验进体验店即可。

况且,目前VR头盔的价格也实在太高,阻止了设备普及。以口碑很好的HTC vive为例,其在中国大陆的售价为6888元,而且要配备一台具备强大视频处理能力的电脑主机,而这种主机又得花掉大约7000元。




出货量大的是基于手机端的头盔,即便不考虑体验不佳的因素,这种头盔也有很明显的问题,最大的两个问题是:一、VR视频的体积太大,20分钟的视频,180°视角的动辄过G;二、会导致手机发烫,有研究者称,手机运行VR时比平时发热量要高出3~5倍,在低端机上就更是感觉手机要烧坏了。

综上可见,VR行业目前还没有形成一个良性互动的生态,把这样一个行业标榜为“风口”,实在是言之过早。


“这类项目哪有寒冬,都在抢!”


那么,VR的创业机会是不是就这样过去了呢?

也不是,真正的VR巨头没有撤退的,反而都在加大投入。华商韬略(微信公众号:hstl8888)梳理的资料显示,就在国内频发裁员、欠薪新闻的时候,国外的Facebook、微软、谷歌、索尼、Steam等都推出了新产品,或者举办了开发者大会,其中谷歌推出了VR平台——Daydream。

在国内,连一向鼓吹“风口理论”的小米都在寒冬之后冲了进来,推出两款低价VR眼镜,虽然那还基本上是个玩具,但却证明行业并没有寒冷到许多媒体描绘的程度。事实上,就在这个“寒冬期”,全行业仍然出现了至少22笔融资案,其中至少有8起在国内。另外,在本月的“双十一”中,阿里也热热闹闹地发布了VR购物平台——Buy+。

企业之外,政府也开始参与到VR行业的发展,南昌、福州等地陆续启动VR产业园,一些政府扶植的基金也在慢慢成型,并寻找项目,其在投资时附加条件也不多。

更重要的是,中央高层已经为VR行业的发展确定了正向基调。在9月举办的杭州G20峰会上,习大大说,“以互联网为核心的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蓄势待发,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新技术日新月异,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结合,将给人们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带来革命性变化。

其实,VR行业并没有遇到根本性的困境,也就是没有市场前景,或者市场已经饱和,而是目前的产品没有办法满足市场的需求,另外硬件的价格也没有降到可以普及的程度。总之,就是还没有出现一款像iPhone那样的革命性产品。

不过,对于VR创业者而言,这难道不是机会嘛——解决其中任何一个问题都可以飞黄腾达,谁能发明iPhone,谁就是乔布斯。




李建军是北京中关村技术孵化平台——创客总部的合伙人,他在9月接受采访时说,“其实,大量的钱正在悄悄投入到关键技术和人身上。这类项目哪有寒冬,都在抢!一旦技术成品化,是非常可怕的。”目前,创客总部正在深度孵化室内定位、核心算法、网络传输及传感设备等VR基础技术。

内容领域也出现了令人欣喜的现象,HTC Vive中国负责人汪丛青近日接受采访时称,“现在有5个左右的游戏开发商,月收入超过百万美元。预期很快可以诞生周收入超过百万美元的公司,而在未来两三年内,还会出现日均收入超过百万元的内容公司。”

其实,对于真正的VR创业者而言,目前的局面不但不是寒冬,而且是最好的时代,因为市场已经把虚高的泡沫给挤掉了,使创业成本变低了。今年上半年,当VR概念最热时,一家公司甚至为一个非技术的PR总监开出50万~100万元的年薪,另加期权!这能创业?

引领这波VR创业大潮的是Facebook,Facebook诞生于2004年,在其成立之前的2001年,美国“互联网泡沫”破灭,纳斯达克指数从5133点暴跌至1108点,可是之后谷歌、苹果和Facebook都越做越大,称霸全球。

VR —— 看得见的未来

登录《三体》后,汪淼又站在那片辽阔的平原上,面对三体世界诡异的黎明。巨大的金字塔在东方出现,但汪淼立刻发现它不是纣王和墨子的那座金字塔了,它有着哥特式的塔顶,直插凌晨的天空,使他想起了昨天早晨在王府井看到的罗马式教堂,但那座教堂要是放到金字塔旁边,不过是它的一个小门亭而已。他还看到了远方许多显然是干仓的建筑,但形状也都变成了哥特式建筑,尖顶细长,仿佛是大地长出的许多根刺。

《三体1:地球往事》


中国科幻巨著《三体》中地球三体组织使用的炫酷 VR 设备,其身历其境的沉浸式体现,让广大读者大呼过瘾。但 VR 这种东西,曾经看似远在天涯,如今近在咫尺。Magic Leap, Oculus Rift,HTC Vive,三星Gear VR,索尼 PS VR 等等,从创业公司到科技巨头无不觊觎这块美味的蛋糕,纷纷推出自家的 VR 设备。那么,他们究竟是贩卖概念还是真正的 VR 时代已经到来,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 VR 是什么?

想知道 VR 有多炫酷,首先要了解 VR 是个啥? Virtual Reality,中文就是「虚拟现实」。它是 20 世纪 80 年代,美国 VPL 公司创建人拉尼尔(Jaron Lanier)提出的。VR 利用计算机技术模拟出可交互的三维环境称为虚拟环境(即 Virtual Environment,简称 VE),然后再通过外接设备和虚拟环境交互。从而“身未动,心已远”,让人在虚拟环境中,去到任何地方,达到身临其境的感觉。


在未来,也许全世界都由计算机连接,你也不用再佩戴什么 VR 设备就可以在另一个世界里刷怪升级。又或者 VR 设备直接与你的大脑神经相连,你只需要躺在床上就可以在虚拟大陆里旋转跳跃。更说不定,虚拟直接「入侵」现实,人们根本区分不出哪些是虚拟的,哪些是真实的。

当然,这些都是有关 VR 美好最终幻想,要想做到的这种「完全沉浸式体验」,现阶段科技还需要爆炸性的进步,没准得会掀起另一次技术革命什么的。而现在,国内外一众厂商推出的 VR 设备,甚至是《三体》里的场景,其实基本都处于 VR 的初级阶段,大都是用佩戴头盔的方式将现实屏蔽,再去营造一个虚拟世界,所以我们现在讲的是狭义的 VR,可以说是一种较低门槛的尝试,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说今年是 VR 的「元年」。


▼ 你分得清楚 VR 和 AR 吗?

在 VR「元年」谈 VR,有个不得不提的问题就是 VR 和 AR 的区别。两者在未来可能会互相结合,融为一体,但现阶段确实还是泾渭分明,有所不同的。AR—Augmented Reality,即增强现实。AR 技术是一种实时地计算摄影机影像的位置及角度并加上相应图像的技术,这种技术的目标是在屏幕上把虚拟世界套进现实世界并进行互动。这种技术由 1990 年提出。随着随身电子产品运算能力的提升,增强现实技术已经应用的越来越广。跟 VR 技术相同的点是它们都需要虚拟世界的信息,都有实时交互性。虽然 VR 与 AR 的技术有一定的相关性和借鉴性,但他们最大的不同就是 VR 技术是从零开始创造一个虚拟世界,而 AR 是把真实世界信息和虚拟世界信息“无缝”集成的技术。像 Google glass 和微软的 HoloLens 都属于 AR 设备。在「二次元」中,游戏王是 AR 的应用场景,刀剑神域就是 VR 技术。好吧,你不看动画,再举个生活中的例子,在汽车领域广泛应用的 HUD 抬头显示其实就是 AR 的应用。而带着一个傻大黑粗的头盔,手里还拿着一个莫名其妙的棒棒的人,大概就是在玩 VR。



▼ 现在的 VR 好玩吗?

我们可以简单粗暴的把现阶段的VR设备分为两个类别: 尝鲜的手机型 VR 以及高性能的专业型 VR。前者一般售价较低,需要配合手机使用,如暴风魔镜,Google Cardboard,三星 Gear VR 等。这种 VR 设备往往因为成本受限,体验并不友好,更说不上「沉浸式」。首先,手机型 VR 一般就是把手机作为屏幕,然后把屏幕分成两部分显示,去利用左右眼视觉差去营造 3D 效果。这样缺点是屏幕分辨率会减半。所以这种 VR 带来的第一观感就往往就是画面比较粗糙,很不友好。


其次,VR 设备可能会导致眩晕。由于现阶段 VR 技术的优化不足,每一点微小的头部移动和“虚拟视角不移动”都会造成微小的不真实感,再玩一段时间就会累积就和加重眩晕。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内容的缺乏也是导致 VR 难以普及的重要原因。无论是电影还是游戏,现阶段配合 VR 制作的都不多


相比于手机型 VR,更加高端的专业型 VR 的体验就更加友好。利用其自带的高分辨率屏幕解决了「粗糙」的问题,而无论是 HTC Vive 跟 Steam 平台合作,而索尼的 PS VR 又有自家的 PS 平台支持,内容资源自然不用担心。如果,你的身体能够适应 VR 带来的眩晕感,可能阻挡你成为一个 VR 玩家的就只有高昂的售价了。毕竟动不动一部 iPhone 的售价,还是要考虑考虑的。



▼ VR 为什么是资本寒冬中的宠儿?

2015 年全球资本市场迎来寒冬。想想过去一年,有多少风光的互联网公司迅速陨落,又有多少投资人选择收紧钱袋子,就此走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可以说是「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投资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实体经济不振,互联网浪潮降温,资本又该何去何从?现在来看,VR,无人驾驶以及人工智能三个领域已然成为了冉冉升起的新星,逆势而上。

而与无人驾驶以及人工智能相比,又要属 VR 市场最容易落地实现。因为相比于无人驾驶的安全性问题以及人工智能社会伦理方面的隐忧,VR 在技术之外的问题基本没有。只需要老老实实的把技术做好,前途一片光明。而且它的未来的内容以及应用场景实在太多太广。除了游戏,影音领域,沉浸式的身临其境的感觉,在未来的教育、研究、购物、旅游和互动媒体产业,会把用户体验带到新的高度。

科技咨询公司 Digi-Capital 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现实增强和虚拟现实市场获得的投资达到 11 亿美元,甚至超过了 2015 全年。Facebook 的 Oculus、三星的 Gear VR、HTC 的 Vive、索尼的 PS VR,各大科技巨头都纷纷推出自己的 VR设备。国内投身 VR 的厂家也如雨后春笋,从 BAT 到山寨厂,争先恐后的抢夺战机。如果 VR 真的像扎克伯格所说的那样,成为下一个计算平台,那也就不难解释为何大量资本流入 VR 市场,毕竟都是在布局未来。


▼ 现在的 VR 还能怎么玩?


即使在 VR 技术还没那么成熟的今天,VR 设备的用途也没有局限在游戏或影音领域。事实上,VR 设备早已经在军事领域大展拳脚。接近 40 年前,就有英国公司 Plextek 为英口口方开发了一套 VR 训练系统,帮助他们进行模拟实战以及医疗救护训练。现在,UK 的大兵们也与时俱进的带上了 Oculus Rift,在完全身临其境的环境进行逼真的「实战」。

除了英国之外,澳大利亚国防部的国防科技集团(DST)也与 Oculus 公司达成合作,希望通过 VR 这种成本相对较低而且仿真度较高的方式去训练以及教育士兵。


除了军事领域,VR 还可以看房。在中国,有一家提供 VR 看房服务的指挥家(厦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他们采用 Oculus Rift 的 VR 头盔,可以让客户体验到远程看房。看到不同的房型,装修,朝向等等。大大提高了看房及销售卖房的效率。


同样是在视频影音领域,成人小电影可能成为 VR 的一个新的爆发点。网络数据分析公司 SimilarWeb 发布了一份报告,数据显示,2015 年 1 月至 11 月, Oculus 网站大约有 12 万左右的访问量来自 VR 色情网站的推荐,占总流量的 2.7%。成人 VR 小电影好玩的地方在于,由于采用第一人称视角,用户从观众而变成了主演。但是可以想到的是,成人 VR 如果要想有爆发性增长,必须要有不错的体感交互体验,而目前似乎并没有什么现象级的产品。

最后,我们还是按照之前的分类来谈谈购买建议吧。对于尝鲜型的 VR 设备,如 Google Cardboard,暴风魔镜等,由于售价普遍在 100~200 元之间,还是挺便宜的(三星的 Gear VR 稍微贵一点)。如果你想随便感受一下 VR,那就买尝尝鲜吧,毕竟 100 元你买不了吃亏,100 元你买不了上当。但是,还是要提醒的是,这类 VR 普遍用户体验较差,内容较简单。可能你爽完最开始的几分钟后,就会把它放在抽屉了吃灰了。而对于专业型 VR,技术与体验相对成熟,但是内容依然较少。畅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拖了后腿。目前的设备能达到的效果都有限。建议再等一等,等到「第二代」产品,技术进一步成熟,内容也丰富起来,当然最好价格再降一点的时候,也许就是入手的最佳时机了。


ZEALER LAB

Technology stays true here


VR —— 看得见的未来

登录《三体》后,汪淼又站在那片辽阔的平原上,面对三体世界诡异的黎明。巨大的金字塔在东方出现,但汪淼立刻发现它不是纣王和墨子的那座金字塔了,它有着哥特式的塔顶,直插凌晨的天空,使他想起了昨天早晨在王府井看到的罗马式教堂,但那座教堂要是放到金字塔旁边,不过是它的一个小门亭而已。他还看到了远方许多显然是干仓的建筑,但形状也都变成了哥特式建筑,尖顶细长,仿佛是大地长出的许多根刺。

《三体1:地球往事》


中国科幻巨著《三体》中地球三体组织使用的炫酷 VR 设备,其身历其境的沉浸式体现,让广大读者大呼过瘾。但 VR 这种东西,曾经看似远在天涯,如今近在咫尺。Magic Leap, Oculus Rift,HTC Vive,三星Gear VR,索尼 PS VR 等等,从创业公司到科技巨头无不觊觎这块美味的蛋糕,纷纷推出自家的 VR 设备。那么,他们究竟是贩卖概念还是真正的 VR 时代已经到来,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 VR 是什么?

想知道 VR 有多炫酷,首先要了解 VR 是个啥? Virtual Reality,中文就是「虚拟现实」。它是 20 世纪 80 年代,美国 VPL 公司创建人拉尼尔(Jaron Lanier)提出的。VR 利用计算机技术模拟出可交互的三维环境称为虚拟环境(即 Virtual Environment,简称 VE),然后再通过外接设备和虚拟环境交互。从而“身未动,心已远”,让人在虚拟环境中,去到任何地方,达到身临其境的感觉。


在未来,也许全世界都由计算机连接,你也不用再佩戴什么 VR 设备就可以在另一个世界里刷怪升级。又或者 VR 设备直接与你的大脑神经相连,你只需要躺在床上就可以在虚拟大陆里旋转跳跃。更说不定,虚拟直接「入侵」现实,人们根本区分不出哪些是虚拟的,哪些是真实的。

当然,这些都是有关 VR 美好最终幻想,要想做到的这种「完全沉浸式体验」,现阶段科技还需要爆炸性的进步,没准得会掀起另一次技术革命什么的。而现在,国内外一众厂商推出的 VR 设备,甚至是《三体》里的场景,其实基本都处于 VR 的初级阶段,大都是用佩戴头盔的方式将现实屏蔽,再去营造一个虚拟世界,所以我们现在讲的是狭义的 VR,可以说是一种较低门槛的尝试,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说今年是 VR 的「元年」。


▼ 你分得清楚 VR 和 AR 吗?

在 VR「元年」谈 VR,有个不得不提的问题就是 VR 和 AR 的区别。两者在未来可能会互相结合,融为一体,但现阶段确实还是泾渭分明,有所不同的。AR—Augmented Reality,即增强现实。AR 技术是一种实时地计算摄影机影像的位置及角度并加上相应图像的技术,这种技术的目标是在屏幕上把虚拟世界套进现实世界并进行互动。这种技术由 1990 年提出。随着随身电子产品运算能力的提升,增强现实技术已经应用的越来越广。跟 VR 技术相同的点是它们都需要虚拟世界的信息,都有实时交互性。虽然 VR 与 AR 的技术有一定的相关性和借鉴性,但他们最大的不同就是 VR 技术是从零开始创造一个虚拟世界,而 AR 是把真实世界信息和虚拟世界信息“无缝”集成的技术。像 Google glass 和微软的 HoloLens 都属于 AR 设备。在「二次元」中,游戏王是 AR 的应用场景,刀剑神域就是 VR 技术。好吧,你不看动画,再举个生活中的例子,在汽车领域广泛应用的 HUD 抬头显示其实就是 AR 的应用。而带着一个傻大黑粗的头盔,手里还拿着一个莫名其妙的棒棒的人,大概就是在玩 VR。



▼ 现在的 VR 好玩吗?

我们可以简单粗暴的把现阶段的VR设备分为两个类别: 尝鲜的手机型 VR 以及高性能的专业型 VR。前者一般售价较低,需要配合手机使用,如暴风魔镜,Google Cardboard,三星 Gear VR 等。这种 VR 设备往往因为成本受限,体验并不友好,更说不上「沉浸式」。首先,手机型 VR 一般就是把手机作为屏幕,然后把屏幕分成两部分显示,去利用左右眼视觉差去营造 3D 效果。这样缺点是屏幕分辨率会减半。所以这种 VR 带来的第一观感就往往就是画面比较粗糙,很不友好。


其次,VR 设备可能会导致眩晕。由于现阶段 VR 技术的优化不足,每一点微小的头部移动和“虚拟视角不移动”都会造成微小的不真实感,再玩一段时间就会累积就和加重眩晕。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内容的缺乏也是导致 VR 难以普及的重要原因。无论是电影还是游戏,现阶段配合 VR 制作的都不多


相比于手机型 VR,更加高端的专业型 VR 的体验就更加友好。利用其自带的高分辨率屏幕解决了「粗糙」的问题,而无论是 HTC Vive 跟 Steam 平台合作,而索尼的 PS VR 又有自家的 PS 平台支持,内容资源自然不用担心。如果,你的身体能够适应 VR 带来的眩晕感,可能阻挡你成为一个 VR 玩家的就只有高昂的售价了。毕竟动不动一部 iPhone 的售价,还是要考虑考虑的。



▼ VR 为什么是资本寒冬中的宠儿?

2015 年全球资本市场迎来寒冬。想想过去一年,有多少风光的互联网公司迅速陨落,又有多少投资人选择收紧钱袋子,就此走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可以说是「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投资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实体经济不振,互联网浪潮降温,资本又该何去何从?现在来看,VR,无人驾驶以及人工智能三个领域已然成为了冉冉升起的新星,逆势而上。

而与无人驾驶以及人工智能相比,又要属 VR 市场最容易落地实现。因为相比于无人驾驶的安全性问题以及人工智能社会伦理方面的隐忧,VR 在技术之外的问题基本没有。只需要老老实实的把技术做好,前途一片光明。而且它的未来的内容以及应用场景实在太多太广。除了游戏,影音领域,沉浸式的身临其境的感觉,在未来的教育、研究、购物、旅游和互动媒体产业,会把用户体验带到新的高度。

科技咨询公司 Digi-Capital 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现实增强和虚拟现实市场获得的投资达到 11 亿美元,甚至超过了 2015 全年。Facebook 的 Oculus、三星的 Gear VR、HTC 的 Vive、索尼的 PS VR,各大科技巨头都纷纷推出自己的 VR设备。国内投身 VR 的厂家也如雨后春笋,从 BAT 到山寨厂,争先恐后的抢夺战机。如果 VR 真的像扎克伯格所说的那样,成为下一个计算平台,那也就不难解释为何大量资本流入 VR 市场,毕竟都是在布局未来。


▼ 现在的 VR 还能怎么玩?


即使在 VR 技术还没那么成熟的今天,VR 设备的用途也没有局限在游戏或影音领域。事实上,VR 设备早已经在军事领域大展拳脚。接近 40 年前,就有英国公司 Plextek 为英口口方开发了一套 VR 训练系统,帮助他们进行模拟实战以及医疗救护训练。现在,UK 的大兵们也与时俱进的带上了 Oculus Rift,在完全身临其境的环境进行逼真的「实战」。

除了英国之外,澳大利亚国防部的国防科技集团(DST)也与 Oculus 公司达成合作,希望通过 VR 这种成本相对较低而且仿真度较高的方式去训练以及教育士兵。


除了军事领域,VR 还可以看房。在中国,有一家提供 VR 看房服务的指挥家(厦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他们采用 Oculus Rift 的 VR 头盔,可以让客户体验到远程看房。看到不同的房型,装修,朝向等等。大大提高了看房及销售卖房的效率。


同样是在视频影音领域,成人小电影可能成为 VR 的一个新的爆发点。网络数据分析公司 SimilarWeb 发布了一份报告,数据显示,2015 年 1 月至 11 月, Oculus 网站大约有 12 万左右的访问量来自 VR 色情网站的推荐,占总流量的 2.7%。成人 VR 小电影好玩的地方在于,由于采用第一人称视角,用户从观众而变成了主演。但是可以想到的是,成人 VR 如果要想有爆发性增长,必须要有不错的体感交互体验,而目前似乎并没有什么现象级的产品。

最后,我们还是按照之前的分类来谈谈购买建议吧。对于尝鲜型的 VR 设备,如 Google Cardboard,暴风魔镜等,由于售价普遍在 100~200 元之间,还是挺便宜的(三星的 Gear VR 稍微贵一点)。如果你想随便感受一下 VR,那就买尝尝鲜吧,毕竟 100 元你买不了吃亏,100 元你买不了上当。但是,还是要提醒的是,这类 VR 普遍用户体验较差,内容较简单。可能你爽完最开始的几分钟后,就会把它放在抽屉了吃灰了。而对于专业型 VR,技术与体验相对成熟,但是内容依然较少。畅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拖了后腿。目前的设备能达到的效果都有限。建议再等一等,等到「第二代」产品,技术进一步成熟,内容也丰富起来,当然最好价格再降一点的时候,也许就是入手的最佳时机了。


ZEALER LAB

Technology stays true here